“无协议脱欧”更有可能了?

  狂热的英国“脱欧”分子认为,首相可以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解散议会,并拒绝再次召回议员,直到按照当前立法自动发生英国脱欧。

作者:安纳托尔·凯勒茨基(Anatole Kaletsky)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8-01
  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宣布辞职后,几位争取接替她的候选人已经宣称希望“无协议脱欧”。作为回应,欧洲领导人正在为英欧关系彻底破裂而加紧准备,金融分析人员正在相应修改预测,而英镑正陷入崩溃之中。
  对“无协议脱欧”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这样一种结果,将导致双方认为的“对英国有序调整与欧盟关系至关重要的18个月过渡期”成为不可能。这意味着英国与最大贸易伙伴之间的商务往来将戛然而止,而欧盟与其第二大贸易伙伴(排名仅次于美国)之间也是一样。
  幸运的是,无论对欧洲还是英国而言,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无论曾经面对恐欧的英国保守党党员做出过何种承诺,下一任首相都将要求重启英国“脱欧”谈判,并寻求进一步延长期限。
  要想弄清“无协议脱欧”究竟为什么仍然不可能,只需要弄清三种可能的情形:英国可能因为议会既没有投票支持梅的“脱欧”协议也没有延长最后期限,而在10月31日无协议离开欧盟;欧盟可能拒绝批准英国的延期请求;议会寻求“脱欧”延期,但梅的继任者可能拒绝向欧盟提出这项要求。
  第一种可能性—也就是英国不顾一切冲出欧盟—曾经是3月29日英国初始“脱欧”截止日期前的主要担忧。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警报,因为绝大多数国会议员表示他们将会否决“无协议脱欧”,而且梅已经向他们的意愿屈服。因为10月31日议会构成将保持不变(唯一的例外是,4名保守党议员叛逃到反对党),因此根本无法想象议会故意允许“无协议脱欧”。
  欧盟拒绝延期的第二种情况同样不可能。尽管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可能会对任何进一步延期表达不满,但相比今年4月,他的欧洲伙伴却更没有纵容他的任何理由。随着欧洲议会选举结束、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得以任命、德国和意大利经济陷入困境,以及英国预算贡献份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重要,再次进行延期“脱欧”的成本效益分析,相比上一次将产生更加有利的结果。
  于是,只剩下第三种风险,而且只有这种风险是真正令人担忧的。随着梅的离职,几乎肯定鲍里斯·约翰逊或另一位狂热的恐欧分子将会接替她,在这种情况下,首相是否可能找到某种方法绕过议会,并且单方面强制执行“无协议脱欧”?
  要想达到这一目的,他或她可以引发大选并直接获得议会多数,或者试图阻止议会延长英国“脱欧”最后期限的工作。
  但如果仔细观察,这些选项同样是极不可能的。认为新保守党领袖—特别是像约翰逊这样雄心勃勃的领袖—会置自己的终身目标于不顾,通过在10月31日前召集大选而冒险成为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首相,根本是不切实际的。下一次英国大选可能会在2022年夏季宪法规定的最后期限前举行,但任何新任首相都希望取得一些成就(尤其是在“脱欧”方面),并在冒险之前提振保守党糟糕透顶的民调数据。
  类似的预防性原则,将封死可能导致“无协议脱欧”结果的最后一条路:那就是新任首相决定以某种方式绕开或否决议会决策。即使议会程序不做任何变化,也存在防止首相藐视多数议员的一整套明确制度:那就是反对派任何时候都可以召集不信任投票。在最近的保守党叛逃事件后,只需要再有五六个叛逃分子就可以让政府下台。
  但狂热的英国“脱欧”分子认为,一位真心想要实现“无协议脱欧”的首相,可以而且也应当执行“核武计划”: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解散议会,并拒绝再次召回议员,直到按照当前立法自动发生英国“脱欧”。如果你相信英国将变成津巴布韦或委内瑞拉,那么你就应当期待“无协议脱欧”;否则就别想了。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安纳托尔·凯勒茨基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联职主席,著有《资本主义4.0》。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