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盒饭难吃背后

  中国社会在管理上的思维定势:偏重“堵”多于“疏”,不是去设法满足市场需求,而是想着维持垄断地位。
 
作者:维舟 资深媒体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8-01
  去浙江出差,归程时差点没赶上火车,晚餐只能在高铁上解决。去餐车买了一份15元的宫保鸡丁饭,但就连我这样饮食向来不讲究的人,也实感难以下咽,吃到一半只能摇头放弃。邻座似笑非笑看看我,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怎么会想到在火车上买盒饭吃的?”确实,这好像是国内旅行的一个常识:若非万不得已,不要在火车上买餐,因为对它的口味几乎是不用抱希望的。
  这个状况之所以多少年都得不到改变,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当然是因为缺乏竞争:火车上售卖的独此一家,你如果没带食物,那不买就只能饿肚子。我这次在火车上买的盒饭,标明是博海餐饮出品的,但同一家企业也承包瑞金医院的食堂,口感、味道都远胜于火车盒饭,这又怎么解释?在瑞金医院的食堂里是有竞争的:里面有几家店,而病人与家属当然也可以到马路对面去,那儿有更多的选择。
  如果一家企业没有压力去琢磨如何满足消费者的口味,那端出来的食物势必不会好吃到哪里去。因为好不好吃它都一样卖,甚至难吃的食物对它而言还带来更高的利润—这倒是理性的选择。在此也不必单单责怪铁路公司,因为但凡存在类似情形的地方,大抵都差不多。
  更有甚者,当预见到消费者会抱怨时,想的不是如何改善口味来满足这种需求,而是尽可能地堵塞“漏洞”。我在虹桥高铁站里走了两三家便利店,都没发现有方便面出售,蹊跷之下一问,店主答:“这儿不准卖。”我更感奇怪,再问为什么,她也不知,说:“可能因为站内开着很多饭店?”但按说很多旅客买了是在车上吃。也许是觉高档列车上方便面气味不雅?但这不能不让人揣测:另一个目的是让人只能在列车上买餐。
  我这么想,是因为听朋友讲过类似的事。他读高中时,学校实行封闭式军事化管理,住校生每周五天半都不能出校门,要吃东西只有两个选择:学校食堂和唯一的小卖部。这两个地方都有特定的承包商,据说都肥得流油,食物则都是难吃还贵。这让很多小贩看到了商机,就在校园周边卖小吃,馄饨、炒面、煎饼果子……各种点心,学生不能出校,那没关系,就隔着围栏交易,一边把钱递出去,一边把吃的递进来。
  这无疑触动了学校食堂和小卖部的奶酪,怎么办呢?他们给城管打电话举报,于是就看到推翻的煎饼车、散落满地被踩烂的熏肉大饼。连推带搡骂骂咧咧,几个回合下来,还敢在学校周围明目张胆设摊的小贩就几乎没了。但市场需求还在,于是转入地下交易,电话订餐,常常是同班、同宿舍的几个人约好了一起下单,一次换一个地方交易,今天在厕所后面,明天在自行车棚。为了彻底制止这种情况,学校将栏杆式的院墙加围一层铁丝网,连一个鸡蛋都塞不进来,再增设一条校规:路边摊不卫生,为了大家健康起见,凡将校外食物带入校园者,扣纪律分—高中三年扣满30分的将被劝退,连重修的机会都没有。然而,这样严厉的措施,最终也只是让交易更隐蔽化了。
  这乍看只是个小问题,但深入进去看,可以说恰体现了中国社会在管理上的思维定势:偏重“堵”多于“疏”,不是去设法满足市场需求,而是想着维持垄断地位。你说它难道不知道难吃吗?它当然知道,但如果那样,它就得在既得利益上做出让步。在这种情况下,它是很难有内在动力解决“难吃”的问题的,因为它整天琢磨的不是“变好吃”,而是让你“不得不在我这里吃”。从这一点上来说,社会的改变,是从人们有其他选择开始的。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