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增长条件下的发展

  一个国家的某些阶段出现增长的波动,甚至零增长、负增长,并不奇怪,只是这种状况不要过度地影响老百姓的福利。
 
作者:陈宪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教授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8-15
  一直以来,我们把经济社会发展与GDP增长牢牢地绑在一起。没有GDP增长,何来经济社会发展的空间?然而,邻国日本在“失去的二十年”以后,即经济低增长,有些年份甚至零增长、负增长后,经济社会仍然在发展。
  何以解释?增长不同于发展。增长是以GDP衡量的经济总量的变化,谓之正增长、零增长或负增长。发展以增长为支撑,但其综合表现是结构性变化带来福利增加。从1996年到2015年,日本GDP年均复合增长率为-0.51%(按现价计算)。如果将该指标延续到2018年,日本的年均增长率为0.13%,微弱的正增长。一般地说,增长与发展是同方向变动的,增长带来发展,带来福利的增加。二十多年的低增长,确实影响了日本人民福利的增加。但增长对福利的影响程度,还与通货膨胀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密切相关。如果低增长、高通胀,亦即滞胀,那么,经济状况就比较险恶,百姓的福利状况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从1996年到2015年,日本大致的情况是,经济增长缓慢,但通货膨胀亦不高,甚至是通缩,可支配收入增长还算跑赢了经济增长。也就是说,低增长对百姓福利的影响,被控制在了一定限度。
  发展是用一系列结构性指标证明的。“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是一个典型代表。它以三个分项指数、四个指标衡量各国的人类发展。第一个分项指数一个指标,出生时预期寿命。日本女性平均寿命超过87.26岁,男性平均寿命81.09岁,已连续30年保持世界第一。第二个分项指数两个指标,成人识字率和综合毛入学率。以大学毛入学率为例,2016年相比1998年,日本增长了42.72%,同期,美国增长了24.0%。第三个分项指数一个指标,以购买力平价(美元)计算的人均GDP。在设置该指数的1990年,日本已经超过0.81,归于发达国家;2006-2012年均保持在0.88~0.89,位列世界前20位;2013年打破0.90,2016-2017年更升至0.91。由此表明,日本的人类发展指数是稳步上升的。而且,当人均GDP增长对人类发展指数基本没有贡献的情况下,两个结构性指标—预期寿命指数和教育指数,对日本的人类发展指数做出了重要贡献。
  学界总觉得日本的增长动力和潜力出了问题。对于这一点的解释,主要是日本的少子化、老龄化和低欲望社会等。这些因素当然对增长和发展有影响,但是,与技术进步相比,它们可能是居其次的。在技术研发和创新方面,日本有多个指标名列世界前茅:1. 研发经费占GDP的比例列世界第一;2. 由企业主导的研发经费占总研发经费的比例世界第一;3. 日本核心科技专利占世界第二;4. 日本专利授权率高达80%,可见其专利申请的质量;5. 2000年之后,一直到2016年,日本每年至少拿一个诺贝尔科学奖,仅次于美国,位于全球第二。甚至有人认为,到2050年,日本的经济竞争力将成为全球第一。
  同时,日本有着类似于北欧国家的基尼系数,贫富差距小,城乡差距基本不存在;在亚洲地区,日本被公认为社会福利最好;日本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日本是世界上政府最清廉的三个国家之一。这些结构性状况的表现,不仅对短期的社会稳定,而且对长期的可持续发展,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技术进步是推动现代社会增长和发展的基本因素,技术进步的速率在某些年代是很快的,如20世纪90年代,美国出现“新经济”,信息技术产业持续推动增长和发展。这表明,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中,一个国家(地区)的某些阶段出现增长的波动,甚至零增长、负增长,并不奇怪,只是这种状况不要过度地影响老百姓的福利。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