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与时间和解

  当铁路取代运河,扬州成了“旧梦”。但如今,作为运河文化中心以及一座被低估的宜居城市,再加上高铁的加持,扬州正在与时间和解。

作者:本刊记者 胡万程 发自江苏扬州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8-15
  扬州的瘦西湖是河,不是湖,这一点恐怕很多人不知道。
  登上城市的自然制高点—大明寺的栖灵塔,往下俯瞰,便会恍然大悟。所谓的瘦西湖其实是一片绵长的水域,交汇于长江与京杭大运河。
  扬州水很多,不仅体现在穿城绕街的大小河道,也隐藏在扬州人“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日常中。缓缓流淌的河水,与市民的生活节奏同步。
  应水而生,缘水而兴,因水而衰,历史上扬州的起落与水脱不开关系。因物产资源、水运枢纽、盐业政策,三度“维扬雄富冠天下”。但随着海洋时代与铁路革命来临,运河应声而衰。与运河命运死死捆绑在一起的扬州,最后的荣光也随之黯淡。
  自然条件得天独厚,城市发展却慢了脚步,这显然不是扬州所希望的。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纲要明确了“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方向、目标和任务。
  作为中国运河第一城,扬州能否乘风于“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良机,再续当年文脉,找回天下通衢的辉煌?
 
  始于大运河
  扬州城北,河水静静汇入古运河。河的南岸有一座碑亭,中立一块石碑,“古邗沟”三个红色大字赫然在上。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凿沟引水,北上争霸。此后,运河成为了扬州文明的源头,到了隋朝开掘大运河,终于成就了“天下之扬州”。
  但遗憾的是,近代在铁道逐渐取代水运的地位后,这个伟大工程由于河道淤塞、生态破坏以及沿岸的过度开发,在不同省市都出现了断流、污染等状况。理应波光粼粼的运河,在通州成了污水沟,在沧州化作龟裂土。
  2006年,《小康》杂志的“抢救大运河”专题揭露了这一实情,国家与各省市政府开始重视对大运河的治理,申报世界遗产也被提上日程。
  扬州是当年大运河申遗的牵头城市,但从立案到成功,申遗之路整整走了八年,其艰难困苦只有身处其中才能体会。
  曾任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副主任的姜师立就是扬州人,他编纂的《中国大运河遗产》提到,各城市经济发展程度不同,经济实力的差异导致对于大运河保护的重视程度不同。
  土地整理、企业搬迁、历史街区保护、城中村改造、配套基础设施建设、绿化景观提升、水质改善等都需要大额资金。在整个中国社会都在向“钱”冲的21世纪初,这些投入远远比不上招商引资,开发土地对城市的提升更加直接。
  不够成熟的保护意识,难度较大的省际配合使得申遗工作进展缓慢,直到2014年,卡塔尔多哈世界遗产大会上,这条世界最老的运河才被认定为世界遗产。
  到了今年,申遗成功的大运河已走过五个年头。申遗并非一劳永逸,如何在“后申遗时代”保护好大运河,并为其注入更多的现代活力,与大运河共生的扬州想得更多。
  “大运河文化带,其实最初的名字是大运河经济带。”扬州大学中国大运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杰,被业内人士戏称为大运河文化带提案的“始作俑者”。
2014年,江苏省委宣传部和省社科联联合主办的省社科大会苏中分会上,黄杰做了《建议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主旨报告,在做了进一步完善后,这份报告作为2017年重点提案提交到了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
  报告主要是围绕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而展开,大运河经济建设只是其中一部分。顺应习总书记在十八大以来所提倡的“文化自信”,黄杰遂将经济带改为文化带,希望大运河可以成为一个“中国好故事”,以文化引领区域协调高质量发展。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围绕“保护、传承与利用”,第一要义仍是保护。在经济学上,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是一对矛盾,尤其在短时间内,在环保的投入上往往见不着经济回报。那么,牵头大运河申遗,已作出较大牺牲的扬州,将如何化解这对“矛盾”?
 
  打出文化牌
  扬州城海拔不高,但发展之路却看得很远。三天采访下来,《南风窗》记者对扬州的低天际线、高绿化率、随处可见的书房、公园以及体育设施印象深刻。
  为守护古城天际线,扬州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限高。瘦西湖周边盖新楼,先把气球放到设计高度,若在景区内望见气球,必须降低建筑高度。这些扬州人熟悉的气球,在城市上空飘了10多年。
  “公园城市”战略,在近年成为众多城市争相学习的范例。五年内350座公园的造园速度,市区44.03%的绿化覆盖率令人咂舌。夜幕降临,你很难在这个城市找到跳广场舞的大妈,因为她们都在公园的跑道、球场和草地上。
  31家城市书房,在各街区星罗棋布地散落开。扬州常住人口400余万,年书房使用者达180多万人次。暑假的书房中,更是挤满了“如饥似渴”的少年。
  无论是限高还是绿化,公园还是书房,好像都与传统的“城市经济建设”背道而驰。但城市宜居性的提高最终在土地增值与吸引外来人口、聚集产业方面起到了增益效果。当地政府始终坚持老城区高度不变,黄金地皮用作民生建设,显然,这些措施都是在打更长远的牌。
  大运河文化带是围绕“文化”二字展开的,一方面是其文化精神内核。黄杰把它归纳为两点,一是中华民族在治水过程中所展现的锲而不舍的精神,二是连接五大水系、南北地区的“多元合一”的大同思想。这也是讲好“大运河故事”的根基。
  文化中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在扬州486非遗集聚区,集聚了将近300个不同级别的非遗展示项目,包括雕版印刷、古琴艺术、扬州剪纸三个世界级非遗项目,扬州漆器鬁漆技艺、扬州玉雕、扬州刺绣、金银细工制作技艺、毛笔制作技艺等19项国家级非遗项目。
  扬州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资源开发处处长戴尚虎对《南风窗》表示,非遗与旅游业的结合度紧密,仅靠政府的资金补贴,大师们无法持续把手艺传承下去。将非遗成果与旅游商业有机结合,在饮食、住宿、观光予以配套,可达到多方面的共赢。
  2018年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运河三湾风景区,是开发运河资源的一个成功范例。
  景区位于城市南部,共占地1520亩,其中有570亩是运河水域面积,与城北的瘦西湖景区遥相呼应。
  “五年之前,三湾一带还多聚集着旧工厂、仓库、码头以及居民棚户区,‘环境不好,都是大烟囱’是老扬州人对东南片区的主要印象。”三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大冲告诉记者,但随着威亨热电旧厂区、扬农化工厂区的陆续迁移,公园一二期工程的顺利完结,三湾逐渐变了模样。
  如今的三湾水草丰茂,环境怡人,连周边安置房的房价都从3000元/平方米蹿升至13000元/平方米,跻身扬州的“置业新贵”。2019年4月,三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竞得了GZ112地块,该地块建设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同时,将打造集住宿、饮食、观光于一体的“大运河观光区”。
  成功打造过现象级文旅项目“无锡灵山拈花湾”的M.A.O.团队,被找来负责三湾文旅项目的设计。三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石群,展示了一份设计规划图。记者注意到,规划围绕运河主题,以扬州古文化为主线,无论是创意、色调选择、建筑风格都下了很大功夫。
  “三湾项目上,设计和运营都是对标国内顶级在运作,资金方面是否充沛?”针对《南风窗》记者的提问,王石群表示,公司已与北京永新华控股集团达成合作协议,投资额度在50亿元左右,现阶段现金流一切良好。
 
  高铁与新城
  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光环,并未仅仅停留在古运河和古城区,同样辐射到扬州的新建城区。
  距离运河道约6公里左右的廖家沟,地处扬州江广融合区,东临江都,南接长江,西邻广陵,北接淮河,被视作扬州的“新城市中心”。
  2009年,世界运河名城博览会永久性会址“京杭之心”奠基开工,拉开了江广融合地带建设的序幕。
  历经十年建设,“京杭之心”、市民中心、环球金融城、李宁体育园、江苏信息服务产业基地、万福大桥、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马可波罗花世界……一大批新建筑、新地标拔地而起。
  如果说老城区的保护在一定程度上限速了经济发展的话,江广融合区则担起了未来扬州拼经济、拼产业的重担。
  目前扬州的支柱产业是汽车及零部件、装备制造和信息服务业。2018年GDP为5466.17亿元,在江苏省的13座城市中排第8,距离江苏三强“苏南锡”的万亿俱乐部尚有不少差距。若想“弯道超车”抵达第四次辉煌,市委书记谢正义提出了“坚持把新兴科创名城建设作为高质量发展的主航道”。
  所谓“科创名城”,出自扬州市“三个名城”计划—美丽宜居的公园城市、独具魅力的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充满活力的新兴科创名城。
  在众多城市争相用科技赋能产业的大潮中,扬州的“科创名城”特点在哪儿呢?
  扬州发改委社会发展处处长赵亮告诉《南风窗》记者,近年来,扬州市先后获批为国家创新型试点城市、国家智慧城市试点示范市,是江苏唯一的全国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城市。扬州正大力发展以办公室、实验室、工作室,“三室经济”为主体的科创产业,着力培育和吸引“双创”人才。
  若说人是城市发展的细胞,交通则是城市发展的血脉。近代扬州的衰落与交通条件的没落直接相关,在很长一段时间,扬州与外界的通道只有公路和水路。
  当年铁路垂青镇江,直到2004年扬州才通了火车。2012年建于扬州泰州交界的机场,比上海晚了百年。高铁是“新四大发明”的说法都已不再流行,而扬州人仍在等待属于自己的“低配速”高铁。
  但有,总比没有要强得多。预计2020年,扬州的“高铁梦”终将成真,宁启铁路、连淮扬镇铁路、北沿江高铁以及扬马城际建成后,扬州到南京只要半小时,到上海只要一小时,到北京只要四小时。
  站在万福大桥瞭望台,俯瞰江广融合区,这里的景色与栖灵塔上的既有相似的,也有不同的。相似的仍是“水多”,处于两大河交汇处的廖家沟水面更加宽广。
  曾经辉煌,曾经衰落,现在的扬州正与时间和解。正如韦明铧在《二十四桥明月夜》所写,如果你没有去过扬州,你一定要去,因为扬州是那么古老;如果你曾经去过扬州,你一定要再去,因为扬州在不断更新。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