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婚恋市场的僵尸企业

作者:谭保罗 常务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11-14
  上期,我在文章里写到:资金比人更容易流向一线,使得一线城市人均资金拥有量更高,利率也会更低,因此更适合创业。于是,有朋友和我讨论:一线城市拥有“利率正义”,但房价也更高,买不起房就找不到女朋友,成不了家,还不如留在小地方过小日子。
  这让我想到了一线城市“男女失衡”问题。所谓失衡,并不是绝对数量的失衡,而是结构性失衡,比如无房者找对象难度大,而高阶人群(尤其是精英男性,比如霸道总裁)在婚恋市场却供不应求。
  我认识的几位朋友刚好属于霸道总裁的范畴。他们出生于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是规模企业的中层、小型公司CEO或者投资人。税收年收入在百万以上,在一线城市核心地带拥有3套以上的豪华住房。他们有的没结过婚,有的离过婚,感情经历各有千秋,但共同点是都打算“暂时”不结婚。换句话说,他们并不希望从婚恋市场退出,而是希望继续利用在这个市场的超级议价能力,追求富有挑战性和想象力的生活。
  霸道总裁的坚定和自信来自何处?来自市场男女比例的结构性失衡,一线城市尤甚。对这种失衡,最常见的分析是阶层金字塔“斜向上移”理论。首先,根据身体条件、财富地位等因素设定魅力指数,从高到低将适龄男女分为ABC三个层次,每层人数从少到多,形成男女两个对应的金字塔形状。
  根据传统的女方“上嫁”模式,即嫁给更高阶层男性的婚恋观,C层女性会嫁给B层男性,而B层女性又会嫁给A层男性,这样便会造成两个问题。一是因为女性“下嫁”可能性较低,所以C层男性很可能面临婚配难题。
  二是金字塔下一阶层的人总比上一层次的人多,这就让 A、B两层的男性拥有了远比自身数量多的异性可选对象,于是形成一个“男方优势市场”。实际上,作为最顶尖的A层男性,他们除了B层女性之外,还可能选择A层女性。因此,基于供需关系,A层男性在婚恋市场拥有最顶级议价权。他们,就是霸道总裁。
除了“斜向上移”理论,另一个造成结构性失衡的因素也不能被忽视—资金和人流向一线城市的难易程度不一样。同样,男性和女性进入一线城市婚恋市场的难度也存在差异。
  进入婚恋市场的前提,是首先你必须有工作。一线城市多半以服务业为主,而在服务业,女性的岗位灵活度更高,找到工作的空间更大。如果细心观察,你很容易发现在很多行业,比如法律、会计、金融、媒体和商贸等,它们的初级职位和辅助性职位中,女性的占比往往高于男性。实际上,再看看中国的顶级综合性大学,女生占比超过男性更是稀松平常。显然,这会直接影响一线城市未来的适龄青年性别比例。
  此外,房子并非女性进入婚恋市场的“刚性门槛”。但男性就不一样,房子可能将一部分人排除在市场之外,他们成为一种“无效供给”。因此,市场自然出现男性的“供给不足”,这种不足,再叠加“斜向上移”效应,那么结构性失衡就更加严重。于是,霸道总裁们奇货可居,无不希望长期滞留在市场之中,享受议价权带来的好处。
  不过,我们也绝对不能把婚姻过度庸俗化和物质化。此外,楼市调控已取得实效,只要奋斗,年轻人一定找到美满婚姻。而对那些霸道总裁朋友,我则经常教育他们:过度占用资源,却没有“产出”(提高生育率),你们是婚恋市场的“僵尸企业”,市场总有一天会把你们出清!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