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融杭,强县的野心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背靠杭州的诸暨找到了新的抓手—“与杭同城”三年行动。

作者:本刊记者 胡万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11-19
  如果要问,国内有没有一场长达几十年的变革?
  除了改革开放之外,人们往往会提到中国的城镇化进程。
  几十年来,中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却没有出现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曾遭遇的贫民窟问题,这得益于成功的区域融合。
  郡县治,天下安。中国县域经济总量超过总GDP的四成,作为城镇化进程的第一线,乡村和城市的结合点,县的发展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每年的“百强县”榜单,是一个很好的观察切入点。其中又以长三角地区内形成的产业集中、具有明显地方特色的县城最为突出。
  2019年位列“百强县”第14位,位于浙江省中北部的诸暨市是一个典型的块状经济县级市。大唐袜业、店口五金、山下湖珍珠等小镇产业在全国乃至世界都有举足轻重的份额。除了经济辐射外,由枫桥诞生的基层智慧“枫桥经验”,60年代以来保持着与时俱进的姿态,对外持续输出治理理念。
  如何进一步吸纳优势资源,实现县内的产业升级是诸暨近几年发展的主要课题。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背靠杭州的诸暨找到了新的抓手——“与杭同城”三年行动。
  
  从西施,到西湖
  23分钟。直到记者坐上高铁,从诸暨站到达杭州东站那一刻,才明白两城之间究竟有多近。
  这辆来往于诸杭之间的高铁名为“西施号”,每车次可乘坐1020人左右,早晚共四趟,时间集中在通勤时刻。诸暨市发展和改革局党组成员周钰告诉《南风窗》记者,在深度融入杭州都市圈的三年计划中,交通建设是基础和先行举措。
  “交通不畅通,人才、资金、货物统统进不来。加快综合交通体系建设,是诸暨推动’临杭城市’向’融杭城市’转变的重要举措。”周钰解释道,以前诸暨人去一趟杭州并不方便,70公里的路程坐绿皮火车要晃上2个多小时。
  而现在的诸暨,由经济打底后,交通条件已今非昔比,海陆空一应俱全。打开地图APP,你能看到绕着城区的绍诸高速就像一道蝶形线,这可是全国第一条县级绕城高速路。萧山国际机场诸暨航站楼的投入使用,直接满足诸暨人的空中出行需求。500吨级的内河装卸泊位的诸暨港,是“港航强市”战略下的新成果。
  打出“双城记”旗号的城市不在少数,深圳与香港、佛山与广州、马鞍山与南京,都因为临近的区位优势以及存在资源级差。和上述城市不同的是,诸暨和杭州,一个是县级市,一个是副省级市。虽行政级别不同,但优良的交通条件是诸暨喊出“与杭同城”的底气。
  在4月发布的“与杭同城”三年行动计划中,诸暨市在交通对接上做出了更进一步的规划。在通勤线路规划上,除了杭州东站,也在研究与杭州火车南站和西站的线路对接,并启动了杭绍城际铁路诸暨段的建设方案研究。
  交通的时间成本降下了,经济成本也要降。往返61元的高铁票,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小的支出。为了进一步吸引人才,普惠居民,诸暨市发布了《关于诸暨-杭州高速公路双向通行免费的实施办法(试行)》,规定2019年10月1日起一年内,诸暨至杭州高速公路试行双向通行免费政策。
  在浙江农林大学暨阳学院任教的卢炜凌是第一个享受此优惠的杭州人。以往他来诸暨基本是坐学校的大巴车,但是需要转车很不方便。现在减免了80元的高速过路费后,他开始自驾通勤,“明显感觉到诸暨与杭州的融入感更强了。”
  不过目的是吸引人才的暂行政策,仅限于“在诸暨工作的杭州市民”。对于更广大的“在杭州淘金的诸暨市民”,仍有政策放宽的空间。
  城市间的依附性发展,经济发展度较高的一方的居民,往往容易产生“被攀亲”的感觉。如何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展现自身城市优势,让对方“心甘情愿”地接纳,这是门技术活。诸暨在这方面下了一番功夫。
  11月中旬,西施动漫形象设计大赛落下帷幕,诸暨带着新出炉的“最美西施”与杭州西湖玩起了“西子联动”,并在杭州地铁一号线上打造了“西施车厢”。从高铁到地铁,背靠“西施故里”IP的诸暨,整合两地文化旅游资源的同时,也利用喜闻乐见的文娱方式与杭州居民拉近了距离。
  
  近水楼台先得“数”
  要想富,先修路。路修好了,剩下的是想想怎么富了。
  常年在“百强县”榜单名列前茅的诸暨原本就不贫弱,2018年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225亿元,超千亿的体量足以堪比一个弱地级市。这其中的财富,又以块状经济的贡献率最高。
  诸暨块状经济的形成,与宁波、温州、嘉兴等地并无不同,得益于浙江省省管县的财政体制以及接连几次的强县扩权。这一体制促成了浙江省内经济发达的县市,并诞生了很多特色集聚性产业。
  大唐街道的袜业是诸暨块状经济的一个代表产业。据记者了解,这里的袜子产量占全国的65%、世界的35%,为世界最大的袜业生产基地。大唐街道的袜厂超过4500家,有大规模的工厂,也有小家庭式的作坊。在大唐想从事袜业很简单,从原料、加工到包装、出口,上下游配套服务一应俱全。然而就是这样的“国际袜都”,近年来遇到了发展瓶颈。
  “尼龙袜、运动袜、船袜······市场流行什么,大唐就一窝蜂地做什么。为了竞争大家就打价格战,结果利润越打越低。”90后袜业从事者陈林告诉《南风窗》记者,“我父母那辈都不做品牌的,都是OEM,那时候一双袜子赚不到一毛钱”。
  陈林祖辈遇到的问题,并非袜业单独的问题。伴随国际产业梯度转移步伐不断加快,人口红利减少,产能过剩和无序竞争等问题是国内传统产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因为是通病,解法也大致相似——淘汰旧产能,数字化升级,做好品牌等。
  诸暨市经济与信息化局投资装备科科长杨杰敏告诉记者,近几年为了淘汰过剩的低效产能,县里关停了3000多家“低小散”企业。同时实施了袜业数字化转型专项行动,积极研发生产智能化先进袜机,引进工程服务公司通过实现机联网,通过大数据分析用户喜好,建立可追踪溯源的袜业智慧工厂。
  像陈林这一代的年轻人善于使用互联网电销,在电商店铺的页面设计、社交平台的流量推广上下足了功夫,现在店铺全年的销售额超过200万,比父母之前的工厂翻了几番。
  与袜业现状相同的还有珍珠和五金行业。“没有淘汰的产业,只有落后的技术。”杨杰敏认为,数字化转型对于诸暨的传统产业来说迫在眉睫。而背靠全力建设“数字经济第一城”的杭州,诸暨没有理由不“近水楼台先得月”。
  作为国内最早提出发展数字产业化的城市,杭州的数字经济基础扎实,以阿里巴巴等企业为中心,形成了电子商务、云计算、大数据、数字安防等产业集群。如果能够引进杭州的数字化人才及成熟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这对于拥有18万家市场主体的诸暨,可预见到大跨步的效能提升。
  为了推动税源、资金、人才引进,诸暨在杭州市滨江区筹建了“诸暨岛”。这是诸暨首个离岛式智商集聚创业园区,岛的准入重点对象是杭籍高端人才、在杭工作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带项目和税源经济企业三类。目前入驻企业26家,涉及智能制造、新材料、生物医药、互联网等领域。
  同时,为进一步推动诸暨与杭州的创新资源对接,科技成果产业化落地,诸暨谋划启动了“一核一廊五园”布局的“G60创新转化港”建设。诸暨市科技局詹晓春副局长表示,今后几年,我市将通过转化港建设,强化与杭、沪的资源优势互补,实现“研发在高校,转化在诸暨”、“孵化在杭沪,培育在诸暨”、“创新长三角,制造在诸暨”的科技创新一体化格局。
   
  敢闯的木陀
  作为县级市,诸暨由绍兴市代为管理。或许有人疑惑,为何不先融入地级市绍兴,反而跳一级直接与副省级的杭州同城?
  这里的原因,既和诸暨本身经济实力强大有关,也和当地的民风有关。
  目前诸暨在A股上市的企业有13家,在境外上市的企业有2家,上市企业数量位居浙江省前列。为更好利用一线城市的人才、资本要素,不少上市公司在杭州、上海设立办公研发场所或子公司,力促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
  虽说南方人普遍含蓄,但在古越地区,诸暨人以民性质直、宁折不弯著称。当地有言,“绍兴师爷,诸暨木陀”,比起绍兴人,诸暨人明显心直口快。走在诸暨的大街小巷,宝马奔驰屡见不鲜。也许正是这样敢闯敢冒、敢作敢当的性格,才使得诸暨成为中国隐形富豪最多的县城之一。
  传递财富,教育是最好的桥梁,这从诸暨人看重教育也可见一斑。为提升师资,诸暨教体局借用了“诸暨岛”的思维,在杭州、上海等名校设立了人才孵化基地,并引进了杭州等地特级教师担任顾问团队,开展教师专业发展服务。
  诸暨教体局副局长陈九平告诉《南风窗》记者,诸杭两地已组建了22所结对学校,其中不乏杭州崇文实验学校、拱宸桥小学这样的名校。截至今年,已邀请到80多位杭州名师名校长来诸暨教学交流。
  米果果小镇,是诸暨有名的研学基地。在这里可以生存训练,学军,学农,吸引了很多中小学的师生来此旅行。优良的设施辐射到了诸暨四周,诸杭两地学校利用城乡的地域特点,开展优势互补,共享学生的生态教育基地和社会实践基地。
  “与杭同城”的进程中,诸暨并非只是单向的经验吸纳,也有着优秀的智慧输出,“枫桥经验”就是一个典型范例。
  20世纪60年代,“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让枫桥镇的基层治理经验传到了大江南北。而到了互联网时代,“枫桥经验”同样与时俱进,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对基层治理工作进行了改良。
  “过去,’枫桥经验’主要运用于公安、综治等领域”,诸暨市政法委枫桥经验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松浩说,“现如今,’枫桥经验’从传统乡村治理向城镇、社区治理延伸,企业治理、网络治理和环境治理、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等方面均有新的实践。”
  “枫桥经验”在杭州这座互联网之都,也有着精彩的都市升级版。
  西湖法院的线上调减一次不跑,余杭网络交易纠纷调解中心海量纠纷的化解之道,以及临平街道社会服务管理中心的贴心服务,都曾被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理查德·萨斯金看在眼中。在2018年《法制日报》的报道中,萨斯金甚至预言中国在法律技术领域将成为下一个领导者。
  “同城一体化”,是机遇也是挑战。三年时间不长不短,是被吸纳成小跟班,还是融合成共赢者,敢冲敢闯的诸暨人显然有更高的志向。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