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户深圳

  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伴随着持续发展和人口流动而来的,是不同人对于深圳户籍的不同态度。

作者:本刊记者 刘郝 发自深圳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0-01-19
  深圳有多少家户口中介机构?具体的数目,连中介自己都说不清楚,“大概有好几百家吧”。在这座仅有40年发展史的中国最大移民城市,户口中介的生意长盛不衰,“这几年竞争越来越激烈”。
  户口中介机构的营业执照上大多写着“某某教育有限公司”。某家中介机构提供的服务协议显示,它们的业务内容主要是“根据深圳市人才引进政策,为乙方提供深圳入户相关的咨询服务,协助办理各类手续”。
  少则四五人,多则近百人,根据业务规模的大小,户口中介机构的员工数量相应不同。一位机构负责人告诉《南风窗》记者,2010年前后,此类机构开始大批出现,这背后,是深圳市持续产生的人口流入和落户需求。
  深圳市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302.6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9.83万人。其中常住户籍人口454.70万人,增长4.6%,占常住人口比重34.9%;常住非户籍人口847.97万人,增长3.6%,占比重65.1%。
  而在广州,2018年年末的常住户籍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62.21%,相较之下,深圳市常住户籍人口占比明显过低。“深圳已经被确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人口还会继续流入,落户需求也会继续加大。”对于生意行情,这家中介机构显得颇为乐观。
  2019年8月9日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提出,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实施科学合理、积极有效的人口政策,逐步实现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伴随着持续发展和人口流动而来的,是不同人对于深圳户籍的不同态度。
 
  新引进人才
  “来了就是深圳人”,山东大学应届毕业生王天安是从落户这件事当中,真正体会到这句宣传口号的意义的。
  “我什么都没操心,两个月就办好了。”刚到深圳,河北人王天安就把户口迁了过来。2019年6月,他毕业进入华为工作,“人在哪,户口就到哪,以后生活也方便些”,本着这样的想法,没怎么考虑,王天安就把学位证、申请表等材料交由公司统一办理户口。
  当年8月底,他就已拿到深圳市新办理的身份证。隔了没几天,他的银行卡收到深圳市政府发放的1.5万元补贴。
  让王天安还感到有些幸运的是,当年年底,因连续交满六个月社保,他同样得到龙岗区政府给他发放的1.5万元补贴。王天安告诉记者,在2019年前,历年的华为公司校招生都无法享受到这一笔补贴,“员工社保一直交在公司注册地南山区,而南山区一直没有区级租房补贴”。直至2019年,华为校招生的社保才转向公司实际所在地龙岗区,而这意味着,相比此前的校招生,他们可以多得到一笔由龙岗区发放的补贴。
  龙岗区发布的《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实施“深龙英才计划”的细则》规定,符合条件的新引进入户的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和归国留学人员,在深圳市发放本科每人1.5 万元、硕士每人2.5 万元、博士每人3 万元租房和生活补贴基础上,一次性给予等额配套租房补贴。
  这一政策的基础是2015年7月由深圳市政府所印发《深圳市新引进人才租房补贴工作实施办法》,当中规定,自当年1月起,市区两级人力资源部门要按照职责分工,分别负责新引进人才租房补贴申请的受理、审核、发放及监管。而政策中的新引进人才则包括应届毕业生、调入的在职人才和引进的归国留学人才。
  根据各自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需求,深圳各区确立不同的新引进人才租房补贴实施力度。以35周岁内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为例,到深圳工作并缴纳足够社保后,可获得市政府2.5万元补贴,如果选择到宝安、龙华、盐田等区工作,则可再获得区政府的2.5万元补贴。福田区补贴力度则相对较弱,仅有1.25万元。腾讯、大疆等高新科技企业聚集的南山区则从未施行区级人才租房补贴政策。
  “秒批”则成为深圳市引进人才感受到的另一便捷。2019年7月,湖南大学硕士研究生段宇进入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工作,从申请到正式落户,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只跑过一次福田区政务大厅,其余环节,全部由公司在线上统一代为办理。
  自2018年6月起,深圳市推行普通高校毕业生落户新政策,在落户方面取消纸质审批文件和现场报到环节,实现系统自动核查“秒批”办理。在此基础上,2019年2月起,深圳市政府印发《在职人才引进和落户“秒批”工作方案》,将无人干预自动审批的落户“秒批”新政策从大学毕业生拓展到在职人才引进、留学回国人员引进、博士后入户及其配偶子女随迁,全面实现4种人才“秒批”引进。
  “真的是一个适合年轻人的城市,有规则,有机会,也够开放,办事流程上尤其清晰便捷。”顺利落户后,段宇如此告诉记者。
 
  部分年轻人
  并不是所有年轻人都愿意把户口迁到深圳。在他们眼里,有比补贴更为重要的事情。这集中体现在北京生源和上海生源当中。
  2019年毕业季时,几番周折,到深圳大疆工作的程海岳终于如愿把户口留到了上海。按照上海市相关规定,985高校应届硕士生同注册地为上海的公司签署三方协议后,有机会获得上海户口。而大疆却是一家深圳的公司。
  “上海户口更‘值钱’,很难拿到,深圳落户门槛比上海低很多。”为了能够趁毕业这一机会在上海落户,程海岳只得先委托上海的户口中介机构找到一家空壳公司,同他签署三方协议。而他和大疆公司则只签署劳动合同。为此,他不仅没有获得深圳市2.5万元的人才补贴,更要为此支付近3万元的户口中介费用。但在他看来,获得上海户口,显然更加划算。
  《南风窗》记者调查发现,有此类做法的上海生源学生不在少数。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李思雨同样如此,虽然在腾讯深圳总部工作,但她选择同腾讯上海分公司签署三方协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借助应届硕士毕业生的身份便利获得上海户口。
  “这是我短时间内能落户上海的唯一途径。我还没有确定未来定居的城市,既然上海户口那么难拿,不如先拿到再说。”在李思雨的想法里,比起深圳市的人才补贴而言,“未来的城市选择权”和“个人发展可能性”显得更加重要。
  对更大范围的年轻人而言,深圳的新引进人才补贴和深圳户口,并未成为吸引他们在深圳发展的最关键因素。“可以先来,但未必会一直在这里”成为他们选择深圳的普遍心态。
  “户口主要影响的都是公共生活,比如购房、教育和医疗,但作为年轻人,我现在这些方面并没有什么需求。”李思雨向记者如此解释。在深圳生活的半年,她几乎从未因没有深圳户口而感到不便,尽管没有本地医保卡,但公司商保基本可以覆盖平常的医疗需要。而子女教育和购房置业,则对她还显得“过分遥远”。
  而在深圳某家小型科技公司工作的师振辉既没有把户口留在毕业院校所在地,也没有因种种利好而选择迁入深圳。这些年来,他一直把户籍留在家乡江西农村,“家里那边还有分地的概念,长远看,地比较值钱。”而他同样看重的是不同地区户籍背后的潜在价值。
  “把更大的选择权留给自己”,这是在面对充满流动性的未来时,这群年轻人的想法和做法。
 
  更多外来人
  对于不能以核准制实现落户的深圳外来人口而言,积分制落户是他们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深圳人的唯一途径。
  2019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文件中指出,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尽管积分落户政策仍在持续完善,但对于一个全日制大专以下学历的外来人而言,要想拿到深圳户口,在时间和金钱的花费上,并不十分容易。“最快也要近三年的时间。”某家深圳户口中介机构向《南风窗》记者介绍到,一个45周岁以下的高中学历外来人,要想最短时间取得深圳户口至少要花费2.5万元,并顺利取得本科学历。
  该机构给出的方案是,报读免试入学的国家开放大学,两年半后顺利毕业获得大专学历,并通过小自考方式参加本科考试,“在大专这两年半时间把本科科目学好,拿到大专毕业证后就可以立马拿到本科证了”。
  “什么年龄段,什么身份的人都有。”深圳市团委负责落户咨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实现深圳落户,需要学历、职称、年龄、社保缴纳甚至个人专利等多方面因素相配合。
  该负责人介绍到,考虑深圳落户,一般都是因为外来人口有了真实的落户需求,而这种需求主要集中在购房、子女教育和医疗等三方面。然而对他们来说,尽管需求相对迫切,但所需时间和流程仍相对漫长。
  “等到要成家育儿的时候,才发现没有深户,在深圳接下来的生活寸步难行。”在这位负责人的工作中,她常能看到三四十岁的“有钱大老板”也要为深圳户口犯愁。这些人早年就来深圳下海发展,但对深户一直没有概念,想要落户时,才发现“深户不同于商品”,没有学历等等条件,单单靠花钱并不能得来。
  户籍制度的进一步放宽,对于劳动力跨区域自由流动和中国城市化进程深入推进,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付一夫如此表示。
  (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