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虎迷局

  举报材料称,梁某在2012年8月的一天,从越南购买了一只约百斤重的幼虎,花费共39.7万元人民币。他将老虎带到了申爱虎的办公室,虽然名为“爱虎”,申爱虎却动了杀虎的第一刀。

作者:本刊记者 向治霖 发自广西南宁、防城港,湖南永州、邵东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0-01-19
  护栏断裂,凉亭倾毁,围墙节节破碎……2019年12月7日,挖掘机捣入申家大院,千万造价的建筑,纷纷零落成泥。
  它本来是“邵东第一豪宅”,如今,只剩主宅和大门。青砖石垒起的墙三四米高,透过镂空处,能看见内部精巧的徽派建筑。雕梁画栋依然在彰显豪华,但咫尺之外,是被推翻了的一片荒土。
  豪宅一空,成了一处景观。12月24日,3个年轻的村民在此徘徊,似乎在逛公园,又是拍照又是敲门,但大门紧锁,无人应答。
  “空了,人也找不到了。”邵东县洪杨村的村委会,离申家大院只有几百米,村支书罗冬桥说,大院主人申爱虎被抓后,亲戚们把他的母亲接去了广西,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豪宅变“废宅”,时间不过一年。
  洪杨村的一位村民说,申家大院建成时,是在2019年年初。大院主人申爱虎庆贺乔迁之喜,在大院办了酒席。没想到,没到年底,就被人举报违法,拆了。更没想到,举报人还是申家的亲戚、申爱虎的堂哥—申再新。
 
  发家往事
  申再新纠正说,准确的叫法是“堂堂堂哥”。他和申爱虎有同一个曾祖父,几代下来,属于第五代亲戚了,论起来只是远亲。
  “兄弟俩”结怨已久。20世纪90年代,房地产行业开始腾飞,申家几兄弟投入其中,申再新站稳了脚跟。他说,申爱虎当初问他借钱,几百万元的启动资金,他都悉数借出。在这一来一往的资金周转中,结下了恩怨。
  按照申再新的说法,两人的第一次合作是在2007年5月1日。那天是劳动节,申再新记得格外清楚,他一直在云南做房地产开发,收入颇巨。申爱虎给他打电话说,在长沙搞了一个项目,邀请他入股100万元。
  申再新拒绝了,但申爱虎劝他,难道这点面子都不给?申再新想了想,当天下午汇去了100万元。他由始至终没去过现场,但在2007年10月,申爱虎的说法变了。
  “他(申爱虎)说长沙项目没搞成,在永州又有一个”,申再新说,永州离邵东老家近,开车只要两个小时,方便他自己照顾老父亲,于是他回到了湖南。这一回,从此麻烦来了。
  四年后,2011年5月,“兄弟俩”又在永州附近的道县做项目。申再新说,他投入1000多万元,本是接申爱虎的后手,但申爱虎“过河拆桥”,劝公司的占地小股东们撤资。申再新陷入资金短缺而风险加大的困境。
  根据申再新的说法,那是他俩结下的“第一根梁子”。但是,截至发稿,申再新未能提供他所指控的,申爱虎“过河拆桥”、状告税务局等行为的证据。
  能够确定的是,2011年的申爱虎,不再是四年前那个100万元都要筹集的商人。2010年12月,他与3名股东合作,在广西防城港市创立“防城港皇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简称“皇家公司”)。多名申爱虎的生意伙伴及家乡村民表示,那是他发家的起点。
  申爱虎在防城港的项目进展顺利,但从一开始,他就步入官商勾结的非法领域。2011年,申爱虎要找官员做项目的顾问,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广西质量技术监督局的巡视员段一中,分两次贿赂了对方10万元。
  10万元虽不多,但解决了2000万元的问题。根据判决书,段一中供述,2011年4月,他第一次在办公室见到申爱虎时,对方就留下了5万元信封。过后不久,申爱虎请他吃饭,说明项目的困境。
  皇家公司在防城港的项目叫“铜锣湾”。在当时,“铜锣湾”项目的手续不齐,无法开工。另外,皇家公司不愿按照合同缴纳全额的土地出让金,市国土局要罚款2000万元。申爱虎找段一中解决,几个月后,问题解决了,申爱虎再次行贿5万元。
  根据判决书,申爱虎希望段一中能继续关照,而段一中也很“热心”,将时任防城港市人防办主任的梁某,介绍给申爱虎认识。段一中希望梁某关照皇家公司,梁某也答应帮忙。
  2013年,段一中落马入刑,梁某却成为皇家公司的“座上宾”。根据皇家公司第三股东蒋参林提供的会议纪要,至少从2013年起,梁某出席皇家公司股东大会,见证公司的重大决策,身份是“特邀参加人”。
  根据蒋参林提供的公司聘书,2013年5月,梁某正式受聘为皇家公司的“董事长助理”,工资标准是每月12000元。
  皇家公司成立后的3年,顺利突破了手续不齐、巨额罚款等障碍,“铜锣湾”项目即将开始盈利,申爱虎由此发家。但是,巨大的盈利,加剧了内部股东矛盾。
 
  “人如其名”
  股东之间的多年纠纷,牵出了“吃虎案”。根据举报,始作俑者正是梁某。
  2019年12月23日,广西林业厅执法人员、“吃虎案”经办人刘军透露,关于申爱虎涉嫌吃虎、走私老虎一案,森林公安受理了案件,实地调查了数月,目前没有立案,也没有决定不予立案,“案件仍在侦查阶段,情形非常复杂”。
  刘军说,一年前,森林公安接到举报材料。举报人蒋小奇,是皇家公司第三股东蒋参林的女儿。
  举报材料列举的事实清楚、过程详细。其称,梁某在2012年8月的一天,从越南购买了一只约百斤重的幼虎,花费共39.7万元人民币。他将老虎带到了申爱虎的办公室,虽然名为“爱虎”,申爱虎却动了杀虎的第一刀。
  接着,皇家公司的后勤负责人赵又新操刀,将虎肉分解。
  根据举报材料,在杀虎现场,蒋参林的儿子在场,其他3名股东及梁某等人同在。虎肉被分为4份,一份给广西某银行的杨姓领导,一份给第二股东蒋华山,剩下的归了申爱虎。
  此外,材料还提到,申爱虎多次在广西收购虎皮用作行贿。
  蒋小奇一度掌握了申爱虎的手机,现已提交给纪委监委,她展示,2012年8月29日,梁某曾给申爱虎发短信:“现有2.5米长、1.2米宽虎皮2张,每张7.2万元是否要?”申爱虎回复:“6万要。”
  2012年9月1日,梁某又发短信:“已OK。”
  根据法律规定,老虎是国家保护动物。即便是虎皮等虎制品,也应由相关部门授予资质,才能够拥有,拥有者也不能私下转售,否则构成违法。蒋小奇认为,她所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申爱虎等人违反法律。
  不过,“吃虎案”却久未立案。刘军透露,在此案中,证据并不充分。
  尽管有相关截图,“但聊天记录说明不了什么,可以有一万个理由解释”,刘军说,此外证据的来源是个问题,据他了解,蒋小奇是将手机偷到手的。
  2018年下半年,刘军曾和几名森林公安人员一起,实地走访调查了广西、湖南等地,但线人提供不了物证,“本以为能够找到很多见证人,但去了后发现,要么找不到,要么找到了都说不清楚”。
  刘军表示,早在2014年,有媒体报道过“吃虎案”,称申爱虎借此行贿官员,打通了生意关系,防城港当地公安就已经核查过,但情形相似。
  到现在,时间更加久远,搜集到物证的可能性更低,“我们没有放弃,没有不予立案,应该说还在侦查中”,刘军说。
  对蒋小奇一方来说,自2013年起,无数的举报投诉石沉大海。他们认为,都是因为申爱虎的“保护伞”在起作用。
  蒋小奇说,她父亲作为皇家公司的第三股东,至今不仅没分到钱,公司资产还被申爱虎带头非法侵占,让他们投诉无门。直到2019年9月,申爱虎被纪委监委采取强制措施,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申府”末路
  因为同一个举报对象,申再新和蒋家走到一起。申再新说,早在2011年的一次家族聚会中,他听申爱虎说过,要把广西项目中蒋参林的股份给吃掉。
  不过,矛盾的正式爆发,是在2012年。
  皇家公司成立两年,蒋参林陆续投资了2550万元,占股15%。蒋参林说,他委托了儿子蒋宗国,代他管理公司的财务,但在2012年,一笔约2000万元的款项在公司账上被划走,蒋参林主张开了股东大会,提出超过10万元的金额,应当知会每一位股东。
  在蒋参林看来,矛盾从此开始。
  不久,蒋宗国离任,由女儿蒋小奇接替。蒋小奇表示,她对公司财务很谨慎,对不明来源和用途的账单,她拒绝签字或要求免责等。根据判决书,皇家公司后来在法庭辩称,因蒋小奇不配合、怠慢工作等,他们拒绝承认委托,要求蒋参林主持财务。
  接着,面子彻底撕破。2013年年初,蒋小奇被驱逐出皇家公司。
  蒋参林说,他女儿此后再去公司,都会遭到骚扰、阻挠。公司员工赵又新“带头组织了一帮黑保安”。即便蒋参林去,也无法进入公司。
  但在法庭辩护与股东大会的记录中,故事是另一个版本:蒋小奇等带领社会闲散人员,干扰公司正常工作,偷走了公司印章等。
  最终的事实是,投资2000多万元的蒋家被排除在了管理层外。
  不仅如此,根据股东会议记录,2013年11月29日,在蒋参林缺席的情况下,其他三名股东决定,对蒋参林处以罚款,共计1700万元。
  经济纠纷很快演变成刑事案件,蒋小奇遭到跟踪、砸车和殴打。
  根据判决书,永州冷水滩区检察院指控,2013年,因为蒋参林与公司发生矛盾,公司员工赵又新找到3个人,让他们找蒋小奇“扯皮”,提供了钱和跟踪器。他们跟踪蒋小奇的宝马车,当年6月1日,蒋小奇在某酒店发生车祸。
  10天后,受赵又新委托的人,找蒋小奇“扯皮”,砸了她的宝马车多处。相关人员被判处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不包括赵又新。
  蒋小奇指控,赵又新的行为,实际是受申爱虎指示。但是,法院对此没有认定。
  蒋小奇说,她遭遇的砸车、殴打,不止一次,但它们发生在广西,都没有被官方认定、处理。
  根据蒋参林提供的材料,除了段一中、梁某,还有多名防城港的官员或退休官员,是申爱虎的“保护伞”。
  其中说到,曾任防城港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位至防城港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的苏维成,也曾经收受贿赂,给申爱虎提供帮助。目前,苏维成已被“两开”,接受纪委审查和监委调查。
  蒋小奇透露,申爱虎这次被抓,就是因为苏维成把他供出来了。目前,纪委监委已经多次找她了解情况,但申爱虎的其他行为能否被认定,依然是未知数。
  邵东县的纪委监委也找了申再新,但同样地,最终的调查结论,还没有定论。申再新说,他已经不方便回老家了,即便是那里的亲戚,也多少怪他搞垮了申家大院,“我成了那个做坏事的人”。
  (文中刘军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