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外贸的“至暗时刻”到了吗?

外贸下降毫无意外,而备选方案选择却面临权衡:到底是提振内需,还是新的四万亿?无论如何,帮企业“扛过去”无疑是第一考量。

作者: 胡万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0-04-14
3月25日,青岛造船厂工人在出口国外的散货船上进行造船作业
 
  “停工的时候,怕订单无法交货急着复产。现在全面复产了,客户的订单却没了。”
  佛山一家服装厂的高管李可沁说,由于公司最大的美国客户砍掉了所有订单,导致工厂刚全面复产,就陷入了“无单可做”的局面。现在全厂放假三月,因仍看不到希望,不少同事已开始自谋出路。
  面对战线不断延长的疫情,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国内打完上半场,国外接力下半场,外贸人拉满全场”。本想在国内疫情控制后,把损失夺回来的外贸人,因为海外疫情导致的需求萎缩,延续着没活可干的状态。
  来自海关总署的统计显示,2020年1-2月中国外贸出口总值为2.04万亿元,同比下降15.9%。去年的贸易摩擦悬而未决,今年的大传染病雪上加霜。拉动经济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眼下已然脚力不济了。
 
  客户不参展了
  素有中国外贸“晴雨表”之称的广交会延期了。
  广东省商务厅表示,考虑目前全球疫情发展态势,第127届春季广交会确定不会在4月15日如期举办。
  作为外贸大省,广东在此次“外贸危机”中首当其冲,1-2月广东省外贸出口同比下降17.5%。即便春交会能如期召开,今年的参展商数量也令人担忧。
  广交会会址附近,有一座琶洲家具城。因近水楼台,原本这里大部分的家居建材商铺都是要参加广交会的,但今年的状况变得有所不同。“今年不打算参展了。我们的海外客户基本都不来了,我们参加也没意义了。”多位家具城的老板向《南风窗》记者表明了相同的意愿。
  同为外贸大省的浙江也不好过,1-2月的进出口总值下跌超过10%。浙江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说,很多企业撑不了3个月。
  在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义乌等地,正当生产销售端逐渐恢复时,受到海外电商封仓、物流不畅等影响,不少跨境电商群体的活动停滞了。
  “除了订单减少,现在最大的烦恼是运费太贵了!”电话的那段,张泽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张泽做的是义乌工艺品出口贸易,客户主要来自美国西海岸。以前,他的货多是走空运或者三大国际快递。但由于现在各路航线的叫停,义乌所有的货物几乎都灌入了三大国际快递公司。
  根据送货的周期长短,快递公司提供不同的套餐选项。工艺品较重,且不追求时效性,张泽一般选择最便宜的那个。但前阵子他收到快递公司的通知,由于特殊时期舱位吃紧,不再提供便宜套餐了。
  无奈之下,张泽只能选择中等套餐。可没几天,中等的也没了只能选最高级的了。张泽算了一笔账,“现在的运费几乎把我的利润快要吃完了,上一周我出口30万元的货,只赚了2000元。一些低价的商品没法做了,现在订单又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能撑多久”。
  张泽的遭遇并非个例。根据记者调查,三大国际快递公司近期套餐的调整频繁,针对疫情的动态变化,各地的运费变化速度和幅度也很大。有些商家在运输过程中,甚至遇到货物在各地辗转,迟迟无法运到目的地,最后被送回中国的事。等于是白白花了一笔昂贵的运费。
  汇率波动是另一件愁人的事。外贸行业给海外客户1-2月的账期是常有的事,如果这段时间内出现了大幅度的汇率波动,就有可能多赚或少赚一些。但近期的情况是,赔得多,赚得少。
  订单减少,加上货在“囧途”、汇率波动,用张泽的一句话来形容个体外贸户的状态:“自疫情发生后,心一直是悬空的,不踏实。”
 
  去哪儿打工?
  如果说老板们是在“愁”的话,那么打工仔们更多的是在“撑”了。
  已经被放假一周的小谢,在家疯狂打了几天的游戏,如今已经有点玩厌了。小谢在东莞长安镇的一家制表厂上班,3月23日工厂发出通告,因客户减单,产能过剩,临时放假八周。
  由于春节假期和疫情的影响,工厂今年的工资还未发过。如果立即辞职的话,工厂会补两个月工资给员工。小谢身上还有一万来元积蓄,就没急着辞职。但据他观察,身边一些爱玩的“月光”同事,已经开始找其他厂的活儿了。
  “现在哪那么容易重新找活儿?”当《南风窗》记者进一步询问同事们的就职情况如何时,小谢笑道,“长安镇这边做外贸的多,现在辞工还来不及,哪里招工噢。我听说有一些朋友过年期间去做了口罩赚了一笔,不过现在国内产能上来也不太好做了。”
  二月份以来,“口罩机就是印钞机”的神话在轻纺界已经不是秘密了。疫情暴发后,中国新增了3万多家做口罩的企业,有些资质尚未齐全的小作坊也依靠几台口罩机达到了“月入千万”的营收。
  虽然口罩生产门槛不高,但能够转型医疗防护用品的企业仍属少数。远离轻纺行业的公司,就很难及时地找到原料和机器渠道。面对“国内日趋饱和,海外紧缺”的机会,也因为没有出口资质无法吃到这一波红利。
  更多的外贸企业的第一选择是停止生产和优化员工,通过停工裁员的方式减少成本压力。
  东莞一家主营玩具外贸公司的负责人王猛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公司的员工已从1500名裁减到了300名。无限期放假直到外贸环境好转,鼓励员工自谋出路。
  也有公司在裁员方面更为克制,采用了停薪或减薪的方式,希望与员工共度时艰。小邓在佛山一家节能灯具公司上班,公司已欠发了三个月的工资。
  小邓向记者透露,虽然理解公司的处境,但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私下同事们也质疑“这是否违反了劳动法。体感上直接裁员给补偿更加痛快”。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7日,我国进出口企业数量达641万余家。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认为,随着国际疫情进一步扩散,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
  一方面是企业停工停产增多,裁员增加。另一方面企业招聘收缩,市场就业机会不足。从事外贸行业的人口规模达1.8亿人,未来这些人的生计如何解决,他们将何去何从?现在看来问题并不比200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轻松。
 
  扛下去
  金融危机曾让“出口”这驾马车遭受过重创。
  彼时正值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融入全球生产链条的蜜月期,加工贸易发展迅猛。自2001年,每年出口的平均增长是GDP增长的1.5倍,出口是三驾马车中跑得最快的。
  到了2006年的时候,出口的贡献占比达到了峰值—36%。但次贷危机的传导至世界后,外向经济型的国家受到了剧烈冲击,仅仅三年后,出口占比跌到了24.5%。也正是这个时候,中国开始启动“四万亿投资计划”,试图将经济的动力转向投资和消费另外两驾马车。
  在全球化时代,外向型经济体更加容易受到国际形势的影响,战争、瘟疫、经济危机等“黑天鹅”事件都可能会对经济体造成重创。为了使经济更加健康,中国开始了漫长的结构调整。
  现在虽然仍未达到理想状况,比起发达国家,消费在GDP中的占比仍显不足,但是出口的占比已调整至19%左右。这也是中美贸易摩擦中,面对进出口制裁,中国整体经济未受到大幅度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即便是出口的占比在不断下调,以劳动力密集型产品为主的外贸行业,依然以吸纳蓝领工人为特点,为中国贡献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有经济学家做出判断,一旦外贸倒闭潮来临,约三分之一(5400万)的从业人员将面临失业。
  根据《南风窗》记者的调查,发现眼下外贸业的供应链存在一个普遍现象。供应商不敢做,不敢赊账;工厂不敢做,也没办法现金买材料;面对工厂和客户,外贸公司进退两难。
  流动性的停滞让经济活动也停了下来,形成了恶性循环。外贸业的现金流极其重要,周德文口中的“多数企业活不了三个月”,正是因为三个月不回款,资金链就很难衔接上了。
  如今从中央到地方,各项“稳外贸”措施正在陆续加紧出台。商务部部长钟山在《积极应对疫情冲击,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一文中,正视了我国所面临的包括履约接单困难、贸易壁垒增多种种挑战,强调需加大金融、保险、财税等支持力度,推动解决外贸企业面临的成本上升、资金链紧张等突出问题。
  “可以偏重选择日韩、东盟等市场,疫情相对较轻,运输距离较近。”针对外贸企业的一些具体调整措施,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给出了这样的建议。“外贸企业也可以增加线上洽谈成交,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同时将部分销售转向国内市场。”
  “和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一样,这个时候要扛住。扛不住就死了,扛住就还有希望。”从事外贸十多年的老兵李可沁告诉记者,这一次他也要扛下去。
  (文中李可沁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