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该给楼市“减负”了

  这些年中国消费的畅旺,一定程度正是房价上涨为有房阶层带来了财富效应,导致了消费溢出。

作者:谭保罗 常务副主编 城市研究院院长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0-06-16

  房子,它对中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一份报告给出了回答。

  日前,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发表了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调查于2019年10月中下旬在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展开,是国内这一领域最完整、详实的调查之一。

  基于调查,三组数据非常关键:

  第一,样本城镇居民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占家庭总资产的八成;而实物资产中,74.2%为住房资产,户均住房资产187.8万元。也就是说,居民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为59.1%,接近六成。

  第二,样本城镇居民家庭住房拥有率达到96.0%,有一套住房家庭的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0%,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有住房1.5套。

  第三,房贷是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占家庭总负债的75.9%。

  很多人关心房价是否会跌?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用回答,基于以上三组数据,你只要知道跌的后果是什么就知道了。

  第一组数据说明,如果房价下跌,意味着中国城镇居民的家庭资产会出现的相应的缩水,跌得越厉害,缩水越严重,如果楼市崩掉,那么就是严酷的资产重估,很多家庭将遭受极大的损失。

  实际上,这些年中国消费的畅旺,一定程度正是房价上涨为有房阶层带来了财富效应,导致了消费溢出。在内需亟需提振的战疫时期,房价更和内需有关,楼市稳定很重要。

  第二个数据也很简单,96.0%的住房拥有率意味着一种普遍性,说得通俗一点,房价下跌将导致群众利益的大面积受损。

  第三个数据则和银行有关。居民的按揭负债是银行的资产,如果楼市出现资产价格重估,或者按揭者的现金流出问题,那么倒霉的就包括了银行。银行是对实体经济融资的主力军,银行体系的底盘牢固事关金融稳定的大局。尽管银行可以算作是“金融利益集团”,但它们一直都事关金融稳定,这是个事实。

  因此,即使不考虑“土地财政”对地方政府的重要性,只考虑到房价对于普通群众和金融稳定的意义,我们就能明白房价背后的逻辑。有人说它是“刚性泡沫”,或许有着一些道理。

  不过,监管部门的这份报告肯定不是为房价的坚挺而进行背书,而可能是希望告诉我们一些事实。

  我国国民的投资渠道太单一,以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来说,我国近六成的比例大大高出美国28.5个百分点。因此,中国的金融市场必须加快改革步伐,要为居民创造更多的投资渠道,分散化居民投资,让居民获得更加多元化的财产性收入,尤其是金融性资产的分红和利得收入。

  调查结果显示,99.7%的家庭拥有金融资产,户均金融资产64.9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20.4%。但在金融资产中股票等配置偏低,配比只占6.4%。

  优质的金融性资产不是凭空来的,它必然产生于一个优质的资本市场,而目前的A股,距离“优质”二字,显然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个占比,已经包含了股民的很多贡献,实属不易。

  中国楼市的确承载了太多“责任”,它似乎成了国民资产的代名词,也关系国家治理等重要议题。但过激的改革措施也无法解决问题,很多时候,循序渐进的变革,加快股市、债市改革,为居民创造更多的好资产,将居民投资进行疏导和引流,或许是更可行的办法。

  总之,已经到给中国楼市“减负”的时候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