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卵”争议

女性的生育权需要被社会看见和重视,让广袤无垠的大海温柔地接住这个社会上每一个需要它的人。

作者:姜雯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0-06-17

在北京一家医院询问冻卵事宜被拒绝后,徐枣枣于2019年12月提出了中国首例未婚妇女冻卵权利的法律诉讼。

有感于此,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升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彭静提交了《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权》的提案,她建议适度放开辅助生殖限制,保障单身女性生育权。

同样是在两会场合,还存在另一种截然相反的声音。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医师孙伟则建议禁止单身女性冷冻卵子,鼓励公民适龄结婚生育。这个建议引起热议后孙伟回应,一方面这项技术不能承载全部希望,另一方面也担心被滥用。

单身女性能不能冻卵?这不仅是个技术问题,还是个人的权利问题,更是社会文化问题。


女性也要“生殖保险”

目前在中国,女性只能在婚后,且患有不孕症或恶性肿瘤的情况下才能冻卵(两种疾病的冻卵条件也有差别)。另一方面则风景大异,相关法律法规对单身男性冻精没有明确限制,可以为“生殖保险”等目的申请保存精液。

男女权利的不平衡性在这一问题上展露无遗。事实上,男性的生殖细胞产生的条件更少受年龄限制,生理决定了女性对生殖细胞的保存有更大的需求。

目前的规则已经事实上支持了孙伟代表的意见,只不过她的意图可能是更进一步。老龄化加速和普遍少子化,确实给社会发展带来了负担和困扰,一部分人希望通过一些控制手段,把适合生育年龄女性往生育方向驱赶,从动机上也可以理解。

不过,动机的实现不应以牺牲人的权利为代价,这一道理也是明显的。社会发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扩展人的权利,如果我们总是假社会利益之名,行限制权利之实,这样的发展意义何在?

社会希望女性在最适合生育的年龄生育,而这个年龄一般被认为在35岁以前。然而,在当今社会,女性早早就驰骋职场了,对很多女性来说,35岁以前正值事业上升期。公共规则应当保障她们的选择权,而不是取消人生的其余可能性。

假如女性24岁大学毕业,27岁生孩子,最快也要等到孩子满3周岁才能送去幼儿园。30岁回到职场,此时“后浪”蜂拥而至,加上职场对女性向来的年龄歧视,女性要如何生完孩子后再“高枕无忧”地打拼事业?

一刀切的做法,不但会产生相对应的负面后果,而且往往也不能实现目的,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在网络空间里,一位女性就以亲身经历提出了反证,她说,女性在35岁上下冻卵,其实是为了第二胎作准备。在30多岁的时候她可以和丈夫生育第一个孩子,但是等他们准备好要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女性却已经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这时候冻卵就成了他们明智的选择。

也就是说,冻卵不但不是为了逃避生育,而且是为了给生育创造条件。

而且,就算逃避生育,也是她的权利。 


单身女性为何要冻卵?

前面讨论的主要是已婚女性,单身女性对冻卵的需求,不会更少。

有人会认为,父+母+孩子才等于一个完整的家庭,单身女性冻卵,形式上就难以接受。这里涉及三个问题:第一,单身女性冻卵是为了晚婚而做的保障;第二,单身女性冻卵是为了不婚也有孩子;第三,人们对于家庭的想象到底是什么?

第一,单身女性冻卵是为了晚婚而做的保障。当代女性在打拼事业的同时,也可以自由选择爱情,如果仅为了生育而结婚,那这样的婚姻不一定会幸福,而孩子在不幸的家庭中所承受的各种不幸,也会造成社会问题。女性冻卵以后,可以更定心地寻找自己的人生伴侣。

第二,单身女性冻卵是为了不婚也有孩子。不婚女性有没有生育权?既然造物者赋予了女性可以孕育生命的身体,不婚女性当然就有了生育权。

有人会认为这样的家庭是畸形的、不完整的家庭,那么,这是不是就代表离婚也不被允许?因为单亲家庭也是不完整的。

女性想要成为母亲,这符合人性。

第二个问题也就带来了第三个问题,人们对于家庭的想象到底是什么?

传统观念告诉我们,一男一女的结合,家庭和睦、孝顺长辈、生儿育女、子孙满堂,这才是一个幸福、完整、正确、主流的家庭想象。然而,这样的圆满背后其实排除了很多人,丁克家庭、性少数、不婚者—他们是一个隐形且庞大的群体,也是应该被看到且正视的群体。

事实上,我们很多的观念是被社会“建构”出来的,也于是,这种观念是可以被打破的。

社会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多元,单身女性冻卵其实更加代表了这个社会的进步。


技术不是借口

孙伟医师提出的技术不成熟和滥用并非毫无道理,不过,对待不成熟的科技和可能被滥用的工具,人类的态度从来不是禁止,而是在实践中促使它成熟,订立相关规则来规范运用、防止滥用。否则,就没有眼前这一切,汽车、手机、互联网……

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一刀切往往是做不到的。就算国家禁止单身女性冻卵,很多有经济能力的人可以选择国外的服务,而跨越国境意味着经济能力,带来的结果将是女性能否享有“生殖保险”,完全与金钱挂钩。这是一刀切的道德风险,也是立法的大忌。

许多人还是不能理解,冻卵和存钱不一样。存钱是随时可以花得出去,但不愿意花,或者不敢花,而冻卵是当下没有条件使用,而把卵子的最佳状态保存下来,留给合适的时机。也就是说,冻卵不是逃避生育,恰恰是为了生育。

“冻卵”也相当于给晚婚、晚育、丁克家庭和单身女性的一剂“后悔药”。人的想法随时随地在改变,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也许年轻的时候打拼事业、还未寻获人生的另一半、不喜欢孩子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反而想要孩子了。冻卵也就相当于给自己买了份保险,保住自己拥有后代的可能性,保住自己在最佳年龄的优秀卵子,这于己、于社会都是有利的。

无论如何,在这一问题上,应该让人选择。让女性从“最佳生育年龄”的焦虑中解放出来,更积极地投入工作事业、社会参与、个人生活,让科技协助女性更便利、更安心、更丰富地绽放她们的人生,让两性不再是来自“火星”和“金星”的两个物种,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多元和包容。

如果说社会是大海,那么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女性的生育权需要被社会看见和重视,让广袤无垠的大海温柔地接住这个社会上每一个需要它的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