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逃离喀布尔

没人知道从塔利班进入首都那天起,到底有多少人逃离了阿富汗。

作者:何国胜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1-09-09

不论好坏,可以肯定的是阿富汗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8月15日,在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时间。一部分人夹道欢迎,高声欢呼,而一部分人却紧急逃离。如阿富汗的总统加尼,跑到阿联酋寻求避难。但更多人的逃离并不顺利,喀布尔机场中,民众不顾一切地拥向美军撤离的飞机。有人甚至扒在飞机起落架上,飞到半空时掉下来丢了性命。

逃离的人中,有些是曾服务于前政府的人员,有些是为美国人提供过服务的,有些只是单纯对塔利班20年前执政时的极端政策仍有恐惧。他们并非全是精英,其中不乏一些普通民众。

在部分阿富汗民众想尽办法逃离时,塔利班也作出了承诺,承诺他们不会实施报复,对前政府官员、军官和士兵实行大赦,并号召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工作。他们还称,塔利班并不希望让阿富汗人因“ 恐惧 ”而离开租国。

但逃离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到目前为止,仍有阿富汗人在想尽办法离开。没人知道从塔利班进入首都那天起,到底有多少人逃离了阿富汗。而实际上,逃离也并不是从那天开始的,而是一直在持续。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在2020年有200多万阿富汗民众离开,进入邻国避难。其中,巴基斯坦和伊朗是收容阿富汗难民最多的两个国家,巴基斯坦去年收容阿富汗难民人数达140多万,伊朗78万。在欧洲国家中,德国是接纳阿富汗难民最多的国家,去年接纳了超18万人数。奥地利、法国、瑞典和英国等也接纳了不少的阿富汗难民。英国和加拿大计划在今年各接收2万名阿富汗难民。

但这次塔利班掌权后,有些国家接受难民态度有了一些变化。土耳其开始加强边境墙的建设,奥地利拒绝再次接收大批难民的拥入,瑞士也拒绝难民的大批拥入,只对与瑞士有亲密联系的人开放签证。

而逃离只是第一步。离开后,他们能否进入一个新的国家和社会,又如何在那里安定下来并生活下去,又将是一个新的且迫切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