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暑假托管的欢喜与哀愁

“寒暑期托管”究竟是什么?它让孩子们更快乐了吗?而整个社会的教育焦虑,不会因为一纸公文消失。

作者:向治霖 发自深圳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1-09-17

VCG111339305599.jpg

2021年7月16日,河北邯郸,鸡泽县中小学生利用暑期学习吉他


悄无声息地,第一次暑期托管工作结束了,比起它的到来,几可称毫无水花。

“官方托管”的热度没能持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它并不像最早民间猜测的那样“残酷”。起初在7月时,兴办寒暑假托管班的试点工作刚有消息,瞬间就牵动了全民目光,“寒暑假取消了”“第三个学期”的说法甚嚣尘上。

政策的意图明显指向“双减”:给学生减负,也给家长减负。其中的欢喜者固然是有,但其不确定性引发的忧虑情绪也难免存在。

经历了从无到有,所谓的“寒暑期托管”究竟是什么?

本文以深圳的暑期托管班试点地为例,尤其以福田区教科院附属第二小学为重点观察,它让孩子们更快乐了吗?


“和想象的不一样”

如同今年暑期的每一个师生那样,在深圳,暑期托管班试点工作也是突如其来。

7月11日,深圳教育局发出《深圳市教育局关于做好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的通知》,要在全市10个区选出有条件的学校,试点开展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今年的暑期托管,大家都是从零摸索。另外,今年还有一个特殊之处是,搞托管班的时间比较晚,是在暑期放假以后了。”福田区教科院二小的校长李泓霖说。

8月17日,南风窗记者来到教科院二小时,这已经是托管班的第二期。深圳教育局发文明确,托管服务的时段原则上从7月19日到8月20日(不含周六、日),分为2期。这也是说,托管工作已近尾声。

在教科院二小,二期的报名学生有152人。这里的教师告诉记者,学生们一共分成3个班,1到2年级的是小班,3到4年级的是中班,其他同学是大班。3个班分开托管,上的课程也有不同。

比如在17日上午的最后一堂课,大班在阅览室读书,中班上的是自习课,小班里则由第三方培训机构的老师上环保课。

孩子们并不“老实”,年级最大的大班学生在阅览室里,个个来来去去不消停。一个5年级男生长得饱满,伏在书架上挪不动,任凭别的学生说他“挡路了”。学生们走来走去,有的调皮男孩扎在一堆,不时发出的嬉闹声格外的大。每当这时,管理的老师就走过来,将他们分开。

“主要是看着他们,保障他们安全,现在是没有课业要求的,相当于平时的自由活动。”叶老师表示。

小班的境况就更“棘手”了,记者在现场看到,课堂老师正在讲石油的来历,但在班上,只有前一二排的同学呈听课状,并且在向老师提问时,玩笑多于真诚。其他后排的学生们,则互相交谈打趣,仿佛这是下课时间。

真正到了下课时间,学生们反而坐得老实。12点后,教职工将餐食从食堂搬到教室门口,在组织下,学生们自行打饭,纪律性很强。

闻到食物味道,小班靠门位置的一位2年级男孩喃喃自语,“鸡腿好吃,其实我还想吃”,说话时,他看向他的邻桌同学,那是大他一年级的姐姐。不过,姐姐并没有理他。

午饭过后,到下午2点半前属于午休时间。刚刚吃过午饭,学生们还不愿意睡,中班的课堂里用多媒体设备放起了电影,这也吸引了小班、大班的一些同学来看。

“这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志愿者周桃告诉记者,她是深圳本地人,来这里做义工的,她原本以为托管班会是一次教学任务,但实际上,这里更像孩子大一些的托儿所。


不是“主课”的课

说是托儿所,针对的是在这里的课业和节奏。托管班看似和上学的差异不大,早上8点半到学校,上四节课至12点,午休过后,2点半上课到5点半放学,基本与平常上学对应。

但两者的节奏完全不同,在托管班,并无老师盯着具体的行为,对学生而言宽松得多。17日的午休时间,两个男生不顾炎热,在教学楼大堂里踢罐子,他们告诉记者“平时在学校里肯定不敢,但是现在放假了啊”。

如何调剂托管班与寒暑假之间的平衡,是此次试点工作的一个重点。

深圳教育局发文强调,“暑期托管服务以基本看护为主,合理提供其他服务,确保学生得到充分休息。试点学校不得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严禁违规补课、讲授新课、布置新作业。”

“我们托管班提供的是一个去处,肯定不会增加学生负担,同时也分担学生家长们的压力。”李泓霖表示,这是节奏上的不同。

另一个与上学的不同,是在课程安排上。李泓霖说:“我们学校托管安排的课,基本是文娱体育类的、趣味性强的课程。”

在这方面,深圳的试点托管班各有“神通”。

在罗湖区东昌小学的托管班,开设的内容有:茶艺课,到珠宝博物馆参观、制作手链的手工课,甚至还组织学生听中医讲授常见运动损伤的预防与处理知识……

趁着东京奥运会,在光明区的楼村小学、马田小学试点的托管班中,开设了“奥林匹克模仿秀”,据介绍,托管班邀请学生扮演现场观众、教练员、家人、队友等,“复刻”了那些激动人心的瞬间。

至少在深圳而言,托管班想尽办法做课程,也不会触及语数外等主课,这当中划着一条明确的红线。

教科院二小有一个“硬件优势”,在教学楼楼顶上,开辟有一块小型植物园。李泓霖介绍说,他以此制定了个“植物观察课程”,不仅让学生们习得知识,也鼓励他们动手培养。

“目前,天台农场正种植水稻,我们每周三都会有天台植物观察课,老师带着孩子去农场测量水稻的长势,亲近大自然。”李泓霖说,此后的每个周三,都成为孩子们非常期待的一天。


一本经济账

孩子的部分就此打住。众所周知,此次试水的暑期托管班,与其说是服务于学生,倒不如说,更是对家长的一种服务。

这个意图非常明显。在深圳市教育局相关文件中,其中就提道,“为满足广大家长需求、解决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我市决定开展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试点工作”。

“到现在为止,说真的,很多家里有孩子的人来问我,到底这个托管班怎么样?”李泓霖的感受是,家长未被满足的需求,而今终于有了地方满足。

不过,托管班才刚刚开启,其实更多人是持观望立场。

深圳是典型的“新移民城市”,家中双职工多。李泓霖说,在过去,学校一开始放暑假,周边的教培机构就热闹了。这当中,固然有父母们望子成龙的因素,但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除了放孩子去培训班,他们别无时间和精力照看。

而现在,孩子在假期有了去处,并且花费低廉。

据介绍,深圳内的托管班收费,是由市教育局统一定价,一名学生一天收费70元。算起来,暑期托管班共有2期,一期持续两周(不含周末),那么一期收费为700元,两期收费为1400元。

目前,学生参与托管班强调资源,可以仅托管一期,也可以两期都参加。就教科院二小一地而言,二期学生比一期学生明显增加,数据上,从100名左右增加到152名。

“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其实现在来看,这些钱是不够用的。”李泓霖说。

他算了一本账,在第一期托管中,从学生处收到的费用7万多元,但在那两周期间,实际花费达到11万元。

其中,托管班中的老师也采取自愿报名的原则,报名而来的公办教师,一天的补贴是675元,除此之外,聘请来的教培机构老师,工资也按照一个名额675元/天算。而义工、志愿者每天的补贴为100元,林林总总加起来后,超出了收到的费用。

按照真正的收支平衡来算,李泓霖估计,每个学生每天应交110元多一点,“这还只是收支平衡,当然,我们不会有营收的考虑”。

为了裁减支出,到第二期的托管班,教科院二小减少了手工课安排。李泓霖笑道,办法总是有的,究竟托管班怎么做能够可持续,都要在试点时一点点算出来。

在教师方面,深圳的补贴额度相对较高(一天675元),据李泓霖了解,不存在教师报名意愿不足的问题。另外,即便在一些试点地区,可能存在着师资不足问题,但政策允许聘请第三方机构的老师教学。故而,保障公办教师的自愿权不难实现。


博弈,刚刚开始

毫无疑问,一天70元的费用比起市场机构,托管班的价格优势非常明显。据了解,在深圳的教培行业收费极高,“现在一般的市价是一堂课收费500~700元,‘一对一’的话,价格没有低于1000元的”,多位学生家属介绍。

不过,托管班能否真正在竞争中胜出,目前情形还没有明了。

论及寒暑假托管班的政策,虽然是来势汹汹,但在深圳而言,其实反映比较平淡。

以福田区为例,仅有2所学校开设了托管班试点工作(小学生托管班),即教科院二小和新沙小学,并且在报名阶段,教科院二小首批接收68名学生,新沙小学接收37名学生。比起区域内的小学生总数,可谓沧海一粟中的一粟。这就导致了,托管班在现实中激起的波澜很小。

李泓霖分析说,人少的可能原因是,首先托管班是一个新生事物,大多数人还在观望;再者,此次托管班的兴办是在放假以后,“事实上,很多学生的计划都安排好了,上培训班的上培训班,出去旅行或者回老家的,也都早就走了”。

除去试点的因素,长期来看,托管班和市场教培,究竟谁更有吸引力?这当中还存在变数。

托管班固然方便、便宜,但在托管班内,更强调培养学生的课外兴趣,对主课的深造没有太大增进,“现在的家长,真的是非常地投入对孩子的教育”,李泓霖说。

在他看来,部分家长用力过猛,早就超出了“揠苗助长”的程度。不过,这部分的需求没有消失,“就这个暑期来看,很多政策出现了,但威力才刚刚发动,所以还没有看到太大影响”。

“官方托管”和市场教培的博弈开始了,而今只是第一役。但可以确定的是,托管班能够胜出多少,这并不主要取决于它自身,更大的变数在于官方对市场教培行业的规范。

在家长之间,教育焦虑不会因为一纸公文消失。一位学生家长表示,假如在将来,进托管班的孩子在快乐玩耍,但同时别的孩子在培训班学习,这差距就拉得更大了,“如果是那样,我更不会让孩子去托管班”。

究竟是减轻家长压力,还是进一步加重焦虑,现在言之尚早。李泓霖说,现在新出台的政策,很明显是规范市场教培的一系列组合拳,他对此很有信心。

“要说牺牲的话,我们领导可能牺牲得也比较多,因为对轮值校长的补贴,现在摊下来每天大概200元左右。但是,能减缓学生和家长的压力,这点牺牲是应该的”,他诚恳地一笑。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