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惊变难息,马来西亚路向何方?

对于这次巫统和土著团结党争权引起的政局变动,有人质疑“既然新政府还是同一批人,为何巫统和国盟当初不能好好协商,却要搞垮一个政府?”

作者:吴阳煜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21-09-17

VCG111345899013.jpg

2021年8月31日,马来西亚举行国庆日庆祝活动

在疫情榜上“并驾齐驱”的日本和马来西亚,近日各自迎来首相/总理更迭的时刻。两国民意对于更换主事者的积极渴求,也都是基于当局的抗疫成果不佳。

马来西亚从2018年大选至今,三年时间里,实权总理一职三次换人。尽管马国政坛近年来惊变难息,但在当下,复杂棘手的疫情防控战,也可能打消其他有实力竞争者再次倒阁的念头。焦灼的抗疫局势,亦是评估新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执政水平的主导因素。


疫情“试金石”

8月31日,是马来西亚第64个国庆日。“#Saya Anak Malaysia”(我是马来西亚的孩子),带有这样标签的内容,纷纷出现在马国华裔们的社交网络上,甚至带火了另一个中文标签“我是马来西亚人”。

这是马来西亚第二次在新冠疫情期间庆祝国庆日,主题沿用了上一年的“关怀大马”(大马指马来西亚)。

相比线上的踊跃表达,线下的庆祝活动较为低调。国庆日当天8时,在布城的国家英雄广场,7名来自警队、卫生部等机构的工作人员,高喊7声“默迪卡”(马来语“自由”)后,完成了庆典表演的序幕。现场延续了上一年的做法,限制到场观众人数;整个国庆庆典活动克制且规模收缩,为时仅50分钟。

然而,最让这场国家盛举“失色”的,还是上任不足一个月的新总理伊斯迈尔·萨布里的缺席。不仅如此,他还缺席了前一天新内阁班子的就职仪式。

此前的8月16日,一年半之前才在“喜来登事件”中夺得总理宝座的穆希丁·亚辛,在失去议会多数支持后宣布辞职,成为大马迄今为止执政时间最短的总理。

随后,大马国家王宫8月20日发表声明称,在确认“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曾是马来西亚长期的执政党)副主席伊斯梅尔·萨布里获得114名国会议员支持后,国家元首苏丹阿卜杜拉根据宪法,委任其为马来西亚新一任总理。一天后,萨布里宣誓就任该国第九任总理。

新总理无法到赴内阁就职仪式和国庆庆典,原因是他曾近距离接触新冠患者,必须接受隔离。近两个月以来,大马的确诊病例数快速上升。从8月下旬至今,大马日均新增感染人数接近2万,相比两个月前增长了约三倍。大马全国人口仅约3300万,相当于美国的1/10,但疫情严重程度按人均与眼下的美国相当。

标普全球评级机构将2021年马国经济增长预测值,从之前的4.1%下调至3.2%。该机构认为,虽然在国际贸易方面表现突出,但大马国内需求非常疲软。

而在另一边,大马从5月初开始重启行动管制令,禁止国内旅游,并对民众的社交活动加以限制,由此重创了服务业。据外媒报道,在过去16个月里,马来西亚仅零售行业就有30多万人失业,30%的商店永久关闭;如果封锁延长,还有50%的留岗人员也将丢掉饭碗。警方的统计显示,今年1-5月,大马全国发生了468起自杀事件,平均每天有3人自杀。

华裔Rachel住在吉隆坡,祖上约90年前从福建下南洋,在马来西亚定居至今。她告诉南风窗记者,目前在出行方面,自己所在城市的居民还是处于被限制的状态。“出门可以,不能去别的州属。”

“人流密集的场所早已关闭,像演唱会,被长时间禁止了。之前最严格的时候,除了售卖生活必需品的超市等商店,其他店铺基本都是处于关门的状态。餐饮也只限于外卖,今年饮食业从1月到3月禁止堂食;短暂开放后,5月再清场关门;直到现在9月,才又开放堂食。”谈及疫情与限制令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变化,Rachel表示,自己看到家附近的很多餐馆和商店都未能熬过寒冬,倒闭歇业了。

时任总理穆希丁曾多次表示,需要在防疫和经济民生间取得平衡,但实际上,穆希丁在管制和放开的节奏上,总是踩不准点。今年6月,穆希丁政府宣布名为“国家复苏计划”的解封步骤和社会经济复苏规划,结果疫情一路上扬。

接任总理的伊斯梅尔·萨布里,原本就是穆希丁在政府里刚提拔的副手。他沿袭了上届政府的思路,亦表示根据复苏计划,会分阶段重新开放经济。但截至9月初,包括首都吉隆坡以及雪兰莪州等多个马来西亚州属,仍处于严格执行防疫限制措施的阶段。

“现在餐厅即使开放了,也没有恢复得很好,很多店家还不敢开门;开了门的餐厅,生意也都很惨淡,基本都只有几个食客而已—很多人依然害怕感染,不敢外出聚餐。旅游业基本停业了,很少能看到外国游客。各行各业都蛮萧条的。”Rachel觉得,在抗疫表现上,“穆希丁政府肯定没有做到满分,但他下台后,我身边很多朋友对他还是抱着同情的态度”。

到9月初,大马全国共有约46%、超过1500万的人口,完成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疫苗。作为对比,到8月下旬,东南亚人口最多的两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分别只有29%和18%的人口完成至少一剂新冠疫苗的接种,而越南的接种率甚至不足15%。

“在我个人眼里,前任政府是尽了责任的,有紧跟国际疫情的动向,在国际合作和普及民众疫苗接种上也下了很多功夫。穆希丁被赶下台,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政敌利用了人民对于他的怨气。”Rachel说。


“拖字诀”政府

作为曾经深受马哈蒂尔信任的人,穆希丁去年从马哈蒂尔手里抢班夺权,自以为得计,不料刚好撞上大马第一波疫情的暴发,此后便在疫情的漩涡里越陷越深,动辄得咎。

近年来,马来西亚逐渐成为了全球芯片测试和封装的重要中心,英飞凌科技公司、恩智浦半导体公司等主要供应商,都在该国设厂。根据该国贸工部数据,电子和电气产品占大马出口总额的39%。但随着大马感染率飙升,该国原定的解除封锁、恢复全部产能的计划,面临被搁置的风险。

疫情冲击下的大马半导体产业,也摇荡着全球汽车业供应链。“芯片荒”问题已对世界各大汽车制造商的生产造成明显影响。福特汽车在8月公开表示,马来西亚新冠大流行,导致福特公司与半导体有关的零件供应短缺。

在应对疫情给外贸带来的巨大冲击时,穆希丁政府比较重视,甚至面对上述跨国巨头的“抱怨”时,还尝试对特定制造商给予生产豁免,以维系经济正常运转。早在6月马来西亚封锁期间,就有部分公司被允许在60%的劳动力数量下继续运营;当超过80%的工人完全接种疫苗后,这些公司还能够恢复到完全的生产状态。

可疫况之焦灼并不遂人愿,就连这样的缓冲政策也难以为继。根据当地针对这些公司的非官方指南,如果超过3名工人感染新冠病毒,工厂就必须完全停工,并进行长达两周的卫生消毒。

除了在防疫议题上失势以外,一年多前,以“黑马”姿态就任总理的穆希丁,其执政合法性也无间断地遭到政敌的质疑。昔日共享叛出巫统经历的马哈蒂尔和穆希丁两人,建立党内同僚正副手关系尚不到4年,又是多年明里暗里的政治盟友,却在突如其来的准政变中反目成仇。多年来,穆希丁担任巫统的重要领袖,2009年后,在国阵政府中出任副总理,2018年大选后,又曾在希盟政府里担任要职。面对这样来回横跳的从政履历,各方势力都不想让穆希丁在总理宝座上坐得安稳。

根据马来西亚宪法,如果总理无法获得议会过半数议员支持,就必须辞职,除非最高元首在总理建议下解散国会。而根据此前马国媒体的计算,在国会下议院220个席位中,穆希丁支持者大概能拿下100个席位,无法过半。

实行议会内阁制的大马政坛上,风云人物来来往往,他们的身边似乎总见得着穆希丁的身影。活跃政坛40多年,相比其他政客,穆希丁被马国政情观察者形容为“更加虔诚,更加安静,但缺乏魅力”。

但创下最“短命”总理的记录,是穆希丁过于平庸,在暗潮涌动的复杂政局中被轻易打倒了吗?

从过往资历和政治生涯来看,长期以来作为巫统的副主席,穆希丁并没有太多凸显个人能力的抢睛表现,但在2020年“喜来登事件”中,穆希丁与伊斯兰党和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政党联盟结盟,成功“背刺”马哈蒂尔,在没有明确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情况下,夺得最高实权领导人一职,足见其政治手腕之老练。

在穆希丁夺得相位后,他的前任马哈蒂尔发表声明称:“我感到被背叛,尤其是对于穆希丁。他用了很长时间策划这一切,如今他成功了。”

而执掌相印以来,面对来自巫统等外部强大力量的攻讦,穆希丁以疫情防控为理由,多次延迟召开国会会议,以躲避弹劾。但随着疫情曲线的攀升,逐渐沸腾的民怨让国家元首阿卜杜拉也坐不住了。元首发出谕令,宣布紧急状态在8月1日后就可以解除,并不再延长,终于让国会在停摆7个月后,于7月26日得以重开。

眼见怎么躲也躲不过去,穆希丁在7月7日任命伊斯梅尔·萨布里为副总理,在巫统内部造成进一步分化,成功落下离间伊斯梅尔·萨布里和巫统现任党主席扎希德的妙子。

如今伊斯梅尔·萨布里成功出线,全新组建的内阁班子里,不再有副总理,而贸工部、国防部、工程部和教育部这四个机要部门的部长人选,竟都与穆希丁政府任内的名单一样。在伊斯梅尔·萨布里正式上台前,就有华人支持者居多的行动党在野议员提出质疑称:对于这次巫统和土著团结党(穆希丁所在政党)争权引起的政局变动,“既然新政府还是同一批人,为何巫统和国盟当初不能好好协商,却要搞垮一个政府?”

除了人事安排一脉相承以外,萨布里在新上任后的首度直播讲话中,也公开表示将延续并优化马来西亚政府此前的抗疫政策,称“纾解民困、恢复民众消费能力”和“协助企业恢复经济活力”,是新政府在经济领域的两大目标。


VCG111344538400.jpg

2021年8月21日,伊斯梅尔·萨布里(左)就任马来西亚第九任总理


族群政治底色

为了稳定民心、努力实现经济复苏,新总理在9月1日宣布,政府5天后即开始发放新冠特别援助金,为贫困家庭等群体提供现金援助。次日,他公开表示,马来西亚将在今年10月底实现所有成年人完成疫苗接种;届时,民众应做好在新冠疾病转变为“地方性流行病”后“与病毒共存”的准备。

此举也得到了Rachel的认可:“之前穆希丁在讲话中表示过,一味持续下去的封锁政策,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太大,会进一步削弱国家的财政,使得投入抗疫的资金更少,变成恶性循环。”可同时,面对大马政治海啸频临、政府再三更换,她却对本国的政治前景感到悲观:“这些总理换来换去,都是巫统的旧部,可以说他们代表的都是马来人的利益,对华人的态度基本一样。”

当被问及对新政府还有什么期待和认为会出现什么改变时,Rachel直言没有期待。“死路一条,权力已经还给了巫统。对华人来说,政治热情最高的时候,可能就是2018年大选,那时候觉得希盟上台可以更好改善华人的处境,结果发现是闹剧一场。”

“很大程度上,伊斯梅尔·萨布里是穆希丁推上去的。穆希丁的土团党,对萨布里的支持也很关键。萨布里政府,大致会延续穆希丁政府的基本路线。不过,在朝野各界的推动下,萨布里政府应该会对政治体制中的某些漏洞或不足加以修补、完善,比如增加国会运作的独立性、通过反跳槽法令等。”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研究员、马来西亚族群政治专家石沧金向南风窗记者表示,并不看好萨布里政府在未来的执政表现。

“萨布里政府被称为国盟2.0,它难以有大的作为,不可能根本性扭转政局、走向稳定。萨布里的人望、能力,可能也不足以真正让大马政治步入善治。”

石沧金称,由于临近2023年第15届大选,反对方不会、也没必要贸然出手挑战萨布里的地位。“现在各方其实都在盘算、筹划,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下届大选。如果弄巧成拙,反而不利于自己对下届大选的布局。只要萨布里政府不错得离谱,大概率是会维持现状到大选。到时各方再进行拼力角逐,看谁会最终胜出。萨布里大抵上就是一个过渡总理。”

因此他预测,在接下来萨布里率领巫统执政的时期,再次发生大的政局动荡的可能性不大。作为大马最大且最老牌的政党,巫统被赶离政坛中央不过2年多,又重新“还魂”,在石沧金眼中,这并不代表巫统往后仍是该国稳定的执政力量。“像人民公正党、土著团结党、斗士党等,无一不是‘脱胎于’巫统,说明马来人内部产生了严重的分化。而且,即便此次巫统在政治上有所翻盘,它仍然要面对内斗和分裂问题。积弊太多,内部不同利益集团、权势集团之间的勾心斗角,仍会‘折磨’巫统。”

但他同时认为,巫统依旧是最具影响力的政党,它和其他马来主要政党一起演出的政局变化,切实表明在大马政治中,唱主角的必定是马来人和马来人政党。

在马来西亚,族群政治特征明显,渗透在制度化参与政治进程的方方面面,是该国政坛最大的特色。近年来,随着大马政局步入动荡期,不少观察家指出,族群政治固化是马来西亚陷入政治困境的根本原因。

可以预见,在短期内,马来西亚的政治转型仍然需要在君主立宪制的框架下,处理好政治碎片化与政治共识、宪政体制与政治实践、腐败与反腐败等多重矛盾,继续在族群政治强弱显现中前行。

“马来西亚政治现在陷入动荡有很多复杂的缘由,其中,老人政治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在石沧金看来,像马哈蒂尔、姑里(即王室出身的东姑拉沙里,资深国会议员)等老牌政治人物,目前仍活跃在大马政坛。“马来西亚政治要实现稳定发展,实现‘正义转型’,恐怕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余波荡漾,可能会延续二三十年甚至更久。”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