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广雅中学重大考古发现!发现古代文化遗存188处

日期:2020-10-14


吐舌头“卖萌”的羊、陶豆、铜匕首、铜剑……10月13日,记者从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广东广雅中学莲韬馆复建工程项目考古获重要发现。目前,已清理古代文化遗存188处,出土各类文物470余件(套)。此次考古发现的古代文化遗存分布密集,晚期遗迹打破早期遗迹的现象频繁;年代跨越广泛,跨越先秦、汉晋南朝、唐五代、宋代、明清各时期。


最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考古发现了的目前为止距离广州古城最近、分布最集中的先秦时期遗存,为研究广州城建城历史提供了重要线索。


14_37d0bb8a4a4de5a09a591bb18c864304ab3c19fb_w_500.jpg

广东广雅中学莲韬馆复建工程项目考古发掘全景航拍


约5000平方米

发现遗存188处


记者了解到,根据文物保护法规,配合广东广雅中学莲韬馆复建工程建设,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对项目用地约5000平方米范围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发现了丰富的古代文化遗存。经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20年7至10月对勘探发现的古代文化遗存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目前,已清理古代文化遗存188处,包括墓葬125座、灰坑32个、水井7处、沟4条、池2个,出土陶瓷器、青铜器、石器等各类文物470余件(套)。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朱海仁介绍,此次考古发现的古代文化遗存分布十分密集,晚期遗迹打破早期遗迹的现象频繁,文化遗存年代范围跨越先秦、汉晋南朝、唐五代、宋代、明清各时期。


发现距广州古城

最近的先秦遗存


先秦遗存是本次考古的最重要发现,包括41座墓葬、1眼水井。墓葬均为竖穴土坑墓,皆为东西向,排列有序。随葬器物以陶豆、铜匕首、铜剑、铜斧及玉玦为代表。其墓葬的埋葬方式、随葬品的形态都有统一且鲜明的特点。初步判断这批墓葬时代为战国时期。


朱海仁介绍,这是迄今考古发现的距离广州古城最近、分布最集中的先秦时期遗存。“这一发现为探索广州建城以前珠江北岸、越秀山附近的人类活动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也为研究广州城建城历史提供了重要线索。”


他进一步解释发现此遗存的意义,“材料和历史文献记载,广州始建于公元前214年,但广州建城以前珠江北岸、越秀山附近这些地域有什么样的人类活动,我们是不太清晰的。”虽然文物工作者们曾在广州太和岗、大佛寺附近发现过春秋战国时期的遗存,但是并不成体系,只是一些零星的墓葬。“但这次发现的41座墓葬排列有序且集中,虽然可能中间还有一些缺环,但是对于广州建城以前,珠江北岸越秀山附近人的活动踪迹,人的活动历史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朱海仁透露,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下一步的工作是对这批人的聚居场所和方式、葬俗等方面进行整理和研究。


首次在广州发现

“中”字形两汉墓葬


此外,此次考古发现的两汉时期遗迹也十分丰富,包括墓葬36座、灰坑10处、水井3处。其中3座东汉时期砖室墓规模较大、结构讲究。M26平面略呈“中”字形,墓室底部排水沟穿过后室向墓后延伸,这种结构在广州两汉墓葬中还是首例。


14_411bf7182c4b6174fac2cf6b43b729226a8c270d_w_500.jpg

汉代“羊”陶质模型


朱海仁介绍,该墓虽被严重盗扰,但在前室仍然出土了50余件器物,其中的狗、牛、猪、鸡、鸭等家畜家禽模型,制作精美,形态栩栩如生,是近年考古发掘不可多得的汉代陶质文物精品。“体现了古人‘事死如事生’丧葬观念和当事人的对于富足生活的追求。”


14_5c6ccd4d5a6e42d533f508963a356cc8921fe6e5_w_500.jpg

宋代铜钵、铜碗、铜筷和铜勺


此外,本次考古发掘还有一项重要发现是宋代砖室墓M8。该墓规模不大,但墓内随葬器物丰富,出土一套铜钵、铜碗、铜筷和铜勺等“餐具”,1面铜镜,还有4件景德镇湖田窑青白瓷碗和1件青白瓷盏,十分精美。“充分体现了宋代时期,广州鲜明的生活场景和生活气息。”朱海仁说。


14_aecf1e67cdf26c3ee82d0f05204d247389bdc0bd_w_500.jpg

宋代砖室墓M8


去年建成文物保护科技实验室

用于文物保护


繁重的考古发掘还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重要的文物保护。记者在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实验室内看到不少用石膏打包着的青铜器,朱海仁介绍,勘探完考古现场后,还需要将软陶、青铜器等脆弱的文物用石膏打包回来,进行后续修复。“要对这些文物进行进一步的修复和保护后,才能在博物馆的展厅中展出,让公众体会文物的历史文化内涵。”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科技研究部主任吕良波向记者介绍起铜器保护修复的程序。第一个步是“定制保护修复方案”,这一步需要在样品处理间和仪器分析实验室内进行,用偏光显微镜、体视显微镜等仪器对铜器进行检测分析。


文物工作者们在这一步要对文物进行全面的了解,比如“这个铜器是怎么铸造的?长出来的锈蚀是有害锈还是无害锈?表面腐蚀成这样的原因是什么?等”


第二步是保护和修复的操作阶段,如对铜器进行清洗和加工、拼对、粘接、补全、封固等,修复的时间从一个月到两年不等。


记者了解到,为了更好地对文物进行修复和保护,2005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成立了文物保护科技研究部,并于2019年建成文物保护科技实验室。


14_93870a6bba76f8e36c3b5e3f59894b35d347019c_w_500.jpg


考古工地变历史课堂


记者了解到,莲韬馆原为广雅书院的主要建筑物之一,为山长(院长)居住及接待诸生、进行学术交流之所,也是广雅改革、创新精神的象征符号之一,于上世纪坍废。2018年11月,广雅中学宣布了莲韬馆复建项目正式启动的消息。根据文物保护法规,经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20年7至10月对勘探发现的古代文化遗存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此外,在本次考古工作过程中,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积极开展公众考古活动,与广东广雅中学密切沟通,先后接受7批近400名师生到工地参观研学,把火热的考古工地变成了生动的历史课堂。


广大师生走进考古现场,学习“活化”的历史,近距离了解考古和历史研究工作的重大意义,加深了对广州历史文化名城的认知,也增强了对乡土历史文化和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爱和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