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

发行服务

第 51-60 条, 共 342 条.
百余年前的那双眼睛本刊记者 石勇

  要论思想的影响力和对现代社会结构的改变程度,无人能望马克思项背,其目光在一百多年后,仍能洞穿现代社会结构的五脏六腑。

2018-05-16 收藏本文
“用马克思来理解正在经历的一切”本刊记者 荣智慧

  物质的丰饶常常令人忘记,一个基于公正、平等、自由的社会还远未达成。

2018-05-16 收藏本文
当下的西方:马克思归来本刊记者 雷墨

  对于西方社会来说,“重读马克思”可能不会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必须面临的现实问题。

2018-05-16 收藏本文
马克思的初心从何而来?本刊记者 李少威 发自北京

  从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的大脉络上看,我们还是在马克思告诉我们的方向上不断前行的。

2018-05-16 收藏本文
马克思是谁?张旭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研究员

    他思索的不是个人得失而是人类的未来,他“被真理的旋律迷住”,并且对真理有着不可撼动的信念。

2018-05-14 收藏本文
中国经济仍需全球化的赋能本刊记者 雷墨

经济全球化运行无虞,这种局面能为中国经济赋能。一旦遭遇逆流,就会给中国造成脆弱性。

2018-05-03 收藏本文
中国开放强国的百年逻辑本刊记者 谭保罗

中国新一轮开放并非是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开放,很大程度也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内在要求。

2018-05-03 收藏本文
新机构,新人事实习记者 曹柠

人事变动和机构设置改革互为表里,人事变动可以作为一个侧面来观察此次机构改革对利益和权力格局调整的深度和广度。

2018-04-23 收藏本文
银保监合并:监管改革的正本清源本刊记者 杨露

实际上,无论是分业监管还是混业经营,都在不同时段诠释了中国金融市场的隐秘逻辑。

2018-04-23 收藏本文
从现代化治理的视角看机构改革本刊记者 赵义

要在改职责上出硬招,不光是改头换面,还要脱胎换骨,切实解决多头分散、条块分割、下改上不改、上推下不动的问题,确保党中央令行禁止。

2018-04-23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