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报道

第 1-10 条, 共 1018 条.
下层社会是如何生存的?吕德文 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

在身份制并未完全消除的今天,稍有不慎,来自下层的政治风险就会随之而来。

2014-08-28 收藏本文
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本刊记者 李北方 发自北京

知识分子的选择,就是向社会大众也向精英把社会的原理讲清楚。人类终究是文化的动物,讲跟不讲还是有差别的。差距小点儿,“崩溃”就远点儿,如此而已。

2014-08-28 收藏本文
下层重构新的社会格局本刊记者石勇

构成庞大的下层社会,在制度和市场上都处于较低地位的各个阶层、群体,他们是这个社会创造财富的阶层,而非寄生阶层。当他们被整合进“上层-中层-下层”的阶层结构,进入主流社会空间,新的问题就来了。

2014-08-27 收藏本文
城市空间迎来“新生代”本刊记者 燎 原 发自广东东莞

他们中的很多人,凡事没有挑头的勇气,但社会秩序被打乱的机会来的时候,他们会做补刀者的角色。

2014-08-27 收藏本文
策划人语——陌生的下层策划:南风窗编辑部 统筹:石勇

2014-08-24 收藏本文
“周强时代”能否重塑司法权威?本刊记者 张墨宁 发自北京

“去地方化”、“去行政化”,法院面临体制性约束,而“职业化”、“精英化”则要面临来自法院内部的既得利益抵触。双重压力是“周强时代”的最高法院必须应对的难题。

2014-08-14 收藏本文
解决司法腐败不能光谈司法独立审判本刊记者 李北方 发自北京

当下司法腐败相当严重,解决办法不能光谈司法的独立性,而需要和司法监督、司法问责、司法保障的配套。改革强调法官终身责任制。如果确立了审判权独立,法官收入可以成倍增加,而一旦出了问题,法官就会失去一切。

2014-08-14 收藏本文
司法改革的真问题王江雨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

许多人很合理地相信现在大势已变,最高领导层愿意也可能在各项改革方面做出实效。司法改革已经以前所未有的程度进入执政党的主要政策议程,成为建设“法治国家”这个执政目标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4-08-13 收藏本文
葫芦岛中院审判权改革调查本刊记者 覃爱玲 发自辽宁葫芦岛

审判组织改革处于整个司法改革的中心地位,审判组织运行机制一直是法院司法改革的重点。葫芦岛中院审判权改革最重要的改变是,庭长和分管副院长这些原来被行政化的职位,重新回归法官角色。

2014-08-13 收藏本文
策划人语——司法改革,怎么走?策划:编辑部 统筹:赵 义

2014-08-10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