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

发行服务

第 1-10 条, 共 345 条.
赵树理最恨什么人?石破 高级记者

而今中国进入了陌生人社会,每个人都要大量地跟陌生人打交道,与熟人的交往反而越来越少,所以,很多人—不光是流氓—早已不在乎显露“流氓意识”会否遭人唾弃,只要能为自己带来利益即可。

2015-08-17 收藏本文
比被拐卖更悲惨的李北方 主笔

解救、惩罚人贩子和收买者,只是法律层面的正义,但妇女的翻身解放是个系统性工程,仅从法律的角度理解是远远不够的。催生麻幺妹儿和郜艳敏们的悲剧的,是底层社会的现实状况。

2015-08-16 收藏本文
冤案制造者可以免予追究吗?叶竹盛 高级记者

一些我们现在认为不合法或是不合理的做法,在当年来看,或许是可以接受的,或至少是没有明显的违法性。假如用今天的观念和法律来衡量当年的办案人员,颇有些刻舟求剑的不合时宜感。

2015-08-05 收藏本文
“游街示众”真的错了吗?错在哪儿?石勇 主笔

对于一个人的恶行,人们具有评价、传播的道德权利—只要是在道德评价的范畴内而不是公开进行人格上的羞辱(比如当成狗一样地让渣男跪下),对于这样的权利,你就无法以“人格尊严权”、“名誉权”、“隐私权”这些别人或没有侵犯到或压根是伪问题的权利来抗辩。

2015-08-03 收藏本文
谁是真正的寻租者?李北方 主笔

跨国公司向中国政府施加影响,要求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时候,跨国公司是在寻租;当工人通过集体谈判要求提高工资时,工人也是在寻租(这个例子说明不是所有的寻租都是坏的)。唯有权力不能寻租,权力的功能是设租(rentsetting)。

2015-08-02 收藏本文
一名高中生的困惑石破 高级记者

讲道德对人有好处吗?当然,因为每个人都要依靠社会和他人而活,而道德乃是一种社会契约:我讲道德,你也要讲道德,我们才能交往下去;我讲你不讲,你就会损害我的利益,我为什么还要跟你打交道?

2015-07-22 收藏本文
法律就该是无情的吗?石勇 主笔

在他们眼中,法律不过就是一套和道德伦理、文化传统无关的规则体系。它强加于用道德伦理、文化传统来思考和规范人际关系的人们头上。但违背法律精神的人,也许正是这些人。

2015-07-20 收藏本文
多讼可兴医叶竹盛 高级记者

律师和当事人是相存相依的,医生和患者也是如此。医生是靠患者成就的,患者是靠医生恢复健康的。这种相依的关系强于相斥的关系,因此尽管暗中“敌对”和紧张,也不至于发展成对抗关系。

2015-07-19 收藏本文
为何那么多人想要控制权石破 高级记者

人心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搅浑的地方。怀疑一切是不可能的,你总得有一个认识世界的视角,况且,商业营销的高手,会专门针对你“怀疑一切”的倾向,创造出“唯有我说的最可信”的需求来!

2015-07-08 收藏本文
你能超越正义思考吗?石勇 主笔

我特别理解有孩子的妈妈或“后备妈妈”们的感受,她们具有理解失去孩子的人痛苦的共情能力。换句话说,她们远比那些自诩为“理性”(其实质是冷血)的精英们,更像是一个有自然情感的人。

2015-07-06 收藏本文